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泡在泥浆中的南美洲》。

三十年前,天女組織就秘密收了一些有天賦的樾族兒童洗腦培養,這些孩子長大之后回到樾族促成了分散的樾族部落開始統一,經過一番混戰,在七年前決出了第一任樾王,建立了“樾國”。

他們在天女組織的指導之下,組織人手,開山裂石,付出巨大的代價,用時兩年,修建了一條通往林國邊境的山路,雖然很難走,但是能用樾人的特有山地馱獸運送物資。

在得到了來自林國的軍事支持之后,樾王訓練了十多萬“強軍”,野心膨脹,總想找個對手打一架。

在天女組織的刻意引導之下,制定了一個占領鍔國王都,征服鍔國,逼迫夏帝國天子承認樾國的瘋狂計劃,并且在天女組織的協助下,通過南棘關潛入鍔國境內,引發鍔國樾亂,險些導致鍔國分裂。

這些都是通過審問樾人得到的情報,宇武妝在樾人的領地并沒有找到天女組織的痕跡。唯一可能的是妖女的“樾國”王后,據稱去鍔國尋找樾王了,一去不返,不知所蹤。

這么看來,樾人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人而已,用完就被拋棄了。

王泱在給宇武妝的回信中,只是協商了玄鳥軍的裁軍人數,并沒有過問玄鳥軍準備怎么處理樾人俘虜和土地,包括那條通往林國的小道。

另外就是請宇氏送幾對樾人的馱獸到瀟公府。按照她的描述,這種馱獸像是某種山地大蜥蜴,力氣大,什么都吃,適合在高低不平的山路行走,就是行動有些緩慢。有些樾人騎著這種馱獸作戰,給玄鳥軍造成了一點小麻煩。

王泱一直想給獸族增加一種合適的馱獸,除了沙蟹和駱駝。說不定這種山地大蜥蜴可以培育成適合沙漠的品種。

跟著她進入南樾山,先行一步查探的萬古溟宗師肯定有所發現,找到了一些證據。不然鬼車博宗師也不會一幅認定了法宗就是幕后黑手的模樣,看來夏地超凡界的動蕩無法避免了。

根據曲四傳來的情報,新王共議之后,各國使者用最快的方式把所有的情報送回本國,然后快馬加鞭趕回去了。

天子使者申公基也在代表天子認可鍔王勝的合法地位之后,匆匆趕回國都去了。

整個夏地世俗界也有巨大的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晶苧推測,各國王室都出了問題,內部分裂混亂,但是主要的大領主們實力依然強大。他們不可能吃這么大的虧,卻不吭聲。尤其是北方諸國,國民性格剛烈,民風彪悍,一旦知道了實情,民意洶洶。一定是要找天子討公道的。

現在這么平靜,應該是正在內部大規模清理天女組織的暗子。各國使者已經通過鍔國的調查,了解了一些天女組織的運作模式。

大家都不是傻子,有心人用這些情報印證之前內亂中的疑點,很容易就能找出之前沒有發現的叛徒和間諜。

一旦超凡界有了不利于法宗的結果,世俗界大概率會重新發動諸侯聯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林晓锋便很是心惊不已,心里一阵堵得荒,如果这果然是真的话,那么他林晓锋对于白双儿来说,究竟是算什么呢!

林晓锋一时间,完全不敢往深处想了。而且听冷影所说的意思,不只是这北荒妖王莫千刃可能加入了这天道士三禁手的暗中运作,还有蛮荒的枯骨宗宗主,西荒魔门的魔主聂仇,他们似乎也都暗暗的加入了这天道十三禁手运作之中了。

虽然是猜测,但是冷影的一番话说下来,差不多是,整个十荒天下之中,便是有着近......

“话声一落,血鹦鹉突然又化成来,何消一个起落就到了,但此

風停女子青絲,散亂擺在臉上,她瞇起好看眼眸居然笑了,她嘟著嘴有些孩子氣的說著很孩子氣的話:“不是說不會多管閑事,不會做自己不擅長的事嗎?你回來干嘛?”

嘴里說著刺人話,心里卻想著羞人話,要是能活著一定要告訴他,本姑娘喜歡他,不做什么公主了,就跟他去闖蕩江湖,他要是敢再說很危險,那就,那就跳起來敲他那個榆木腦袋,叫他不開竅,想著想著女子居然笑了。

前方有少年衣袖鼓蕩,剛剛對過一掌的手掌青筋凸起還在輕輕顫抖,只是第一次交手他就已經知道差距了,他滿臉冷漠的看著前方老人:“喂!老王八聽說你很壞,但若是你就此退走,那我也只帶著這位姑娘,不管此方事怎么樣。”

果然他還是他,真的是天性涼薄。

突然冒出的人讓老人大吃一驚,雖然猝不及防,但他也緊緊只是退了三步,他能明顯感覺到這小子有些古怪,但是單憑這點實力他打得過,于是他揚起公鴨嗓不屑的道:“小子我就說這個嬌生慣養的金枝玉葉,這么可能逃脫我那兩個手下的追捕,相必就是你在背后搞鬼吧!如果咱家猜得不錯你來自云霄山。”

江塵眉毛微皺,他罕見的發火:“少廢話就說你退不退。”

老人也不是泥巴做的能任人拿捏:“小子你少張狂,你是北霄山的又如何,你北霄山要想在北云地界立宗,還得講儒家規矩不得插手俗世王朝的事。”

“如今即便你云霄山的老祖來了,他也得講規矩。如果咱家看得沒錯,你只不過一個兩境體修而已,雖說不是普通的兩境體修,但你憑什么讓老夫放人?”

“小子你現在要走咱家還可以放你一馬。”

原來老人早就猜測高語仙背后肯定有人推波助瀾,在陳家堡看見那個仙人后,他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所以如今見帶江塵他才會有這樣的一番話。

江塵聽聞只是目光一皺,下一刻他道:“我數三聲你離開就能活,不走你就死。”

那人下意識瞥了一眼四方,發現根本沒有這小子的老祖在暗中,他又想這小子難道真有什么大手段,不由得有些好笑自己未免也太過草木皆兵了吧!

只不過一個二境體修而已再強能有多強,他冷笑出聲:“小子要死咱家就成全你,老人學遍宮中秘法,唯獨喜歡那招仙人以掌開山河”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的戰斗讓他打出可幾分意氣,他竟然犯了對敵的大忌,高手過招尤其忌諱自報武功,那些市場上隨處可見的,天橋說書人往往講到驚心動魄處,習慣以手敲桌,話多那英雄突然飛起于林間,大喊大浪拍沙,往往都會有自報招式的情節。

其實世間真正高手對決是非常忌諱自報功法名稱的因為如果是勢均力敵的高手,往往都是毫厘之差,千里之別,要是知道了你的功法宗旨,武學基底,那么就會立即想出對敵之策,這無異于是沙場點兵,把自己下一步軍士動向告訴對方,除非懸殊過大,不然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而老人此刻便是高喊出聲:“掌開山河。”

“二境打五境,再傻自己也不會出手啊!命修的天地玄黃四大階段,體修的仙霸元靈四大階段,每過四境的大突破,都是質的突破,這絕對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問題。”

所以江塵從始至終也沒有想過要跟這個老人打死打活,他聽開山二字便嘴角上揚,原來此刻他手指間已經出現了

“哦!~如果諾娃肯帶你們回去那就更好了。”查理臉上洋溢起喜色。

“呃……那,那就先謝過戴爾女士了。”李元不知道這個女人的目的,艱難地說道。

“嗯。”諾娃·戴爾還是一如既往的端莊溫婉,絲毫看不出這是一個能搏殺五十級殺手隊長的恐怖高手,和心理好像有那么點……古怪感覺的女人。

李元還忘不了,當時她說放棄吳芷就放棄吳芷時的神情,好像是在惡作劇,但是那種情況下,還能算惡作劇嗎?

她取出一輛將近六米長大型的越野車。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泡在泥浆中的南美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传说中的四骑士

梦入珠玑

传说中的四骑士

一捧雪

传说中的四骑士

秋刀鱼的白眼

传说中的四骑士

佛前献花

传说中的四骑士

青莲乐府

传说中的四骑士

落叶微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