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接近目标》。

任狂风精神一长,心想乘此机会先除去了点苍燕,长鞭狂风般扫女。如龙请于将军,核子母,以公使钱代偿。杭州民咸颂如龙。二十八年上南巡闻其治行

这雷锋塔,塔高7级,下宽上窄,圆形建筑,每层伸出一个上翘的瓦檐,足有7丈高,塔已矗立千年,依然结实如故------

此时,雷锋塔上,亦万家灯火,与天上的明月交相辉映。

站在雷峰塔最上面,傲天和刘丹看着下面的秦河两岸,行人熙熙攘攘,灯火辉煌,到处都是五彩缤纷的花灯,姹紫嫣红,争相斗艳,映照着秦河,波光粼粼,熠熠生辉,秦河上的游船,也是挂满各色灯笼,如画一般,沉浸融入那美景之中------。

“轰!轰!轰!”几声,朵朵灿烂的礼花飞上天空,爆炸声中,幻化成绚彩夺目的图案,人们引颈眺望,欢呼之声,不绝于耳-----

站在雷峰塔上,看着如此美丽的夜景,傲天不禁长啸高歌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歌声悲壮激情,让人感觉到无比悲愤慷慨的心情和英雄赴难义无反顾的献身精神。

歌声相对于礼花的声音,那相当于细若蚊声,但是站在旁边的刘丹可听得真真切切,让作为军人的刘丹心有感触,眼睛禁不住流出两行泪水。

傲天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会引得刘丹流泪,顿时手脚无措,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哪个,哪个,刘将军,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

感慨结束后,看到傲天手脚无措,口出乱言,刘丹“扑哧”一声笑起来,好像千树万树梨花开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看到刘丹“哭笑”两重天的样子,傲天惊呆了,一头雾水,到底是哪个才是你刘丹将军的真面目啊!

看看时间,花灯船该轮到自己啦,傲天说道:“刘将军,莫院长邀请我参加花灯艺术比赛,不好意思,我得赶过去啦。”

笑完,刘丹又恢复了神情孤傲的表情,说道:“好,我们回去吧。”

说完,人飘然下塔,傲天也跟着飘然下塔,姿态自然优美,不比刘丹差,两人功力不相上下。

傲天向刘丹告辞而去,刘丹继续巡逻-----

傲天走到龙心悦前面,发现前面的排队人已经不多啦。

终于轮到傲天了,校服小姑娘掏出一个灯谜,念道:“字谜:拱猪入门......”

傲天毫不思考脱口而出:“阂字。”

校服小姑娘惊讶的看着傲天,这么快答出来!她又掏出一个灯谜,念道:“字谜:格外大方......”

这次,傲天回答的更快:“回字。”

哇,一时引起阵阵欢呼声!

本来答对两个灯谜就可以进去的,不过校服小姑娘好像不服气的样子,并没有立刻让傲天进去,反而是又掏出一个灯谜,念道:“字谜:走出深闺人结识......”

这次,傲天回答的更更加快:“佳字。”

哇,大家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花灯会举办以来,像傲天这样闲庭信步,而又深圳速度样快速回答正确三个灯谜的人,除了傲天外,绝无仅有!

傲天是第一人!

众人都戴着崇拜的眼光看,柳长歌则往后退,就在枪尖堪堪刺到柳长歌的身后,柳长歌一个东风拂柳的身法,快速的避开,人也绕到了男人的对面,双指一骈,急点男人的玉堂穴。

男人的身法也很不俗,看见柳长歌来了,短枪往后一带,要与柳长歌拼一个鱼死网破,也就是说柳长歌点中了他的同时,再也躲不开这一枪,柳长歌自然不会与他拼命,抽身撤退,男人如同大赦,喘了一口粗气,叫道:“哪里走。”短枪抡了半圈,找上柳长歌。

柳长歌运气在手掌上,向枪身抓去,同样的亏,男人自然不会吃两次,立即抽枪,从左下方刺进,一气呵成,单从这一点上,足以说明他本领不俗,这一招乃是怪招,男人料定柳长歌躲不开,柳长歌叫道:“来得好。”这一招打来,柳长歌刚刚落位,在想移动,快不过短枪,真是不容易躲开,迫不得已,柳长歌一弹腰上的剑鞘,辰剑连剑带鞘横了起来,正好封住了短枪,这一击,男人用劲不大,柳长歌这一下,正好可以防住,只听当的一声,短枪撞到剑鞘上弹了回去,男人跟着一个转身,又是一枪刺过来,俨然是一副死缠烂打的手法。

柳长歌利用从逍遥剑法中自悟出来的拳脚与那人交了三十几招,虽然能够抓住短枪,却也无法从男人的手中将兵器夺回,男人的攻势,越发的猛烈,柳长歌若不用剑,一时半会儿还不容易擒住他。

周民看了一会儿,不禁着急,说道:“柳老弟,用剑啊,人家用枪,你空手,岂不是吃亏么?”

柳长歌一言九鼎,说不用剑,便不用剑,打到现在,他对男人的枪法也有一些了解,便在心里给男人设下了圈套,准备下一次攻击,就躲了男人手中的兵器,男人却浑然不知,依然对柳长歌发动猛攻。

当男人用出“大漠孤烟”这一招的时候,柳长歌抓住了机会,做手成爪,由此人的左边空挡插了进去,一下就抓到了男人左臂上的天井穴,此人穴道首先,左首一麻,当即失去了知觉,他还想做困兽之斗,右手的枪,抓住了枪尖部分,向柳长歌的“商曲穴”刺了过来。

柳长歌自不会让他如愿,因为对方握着枪尖的部分,无疑成为了一柄匕首的距离,柳长歌的身子则一个奇怪的姿态,向内一缩,枪尖尚未碰到柳长歌的衣服,柳长歌抬起一腿,踢了出去,正中男人的小腹,男人硬的厉害,拼着受伤,硬吃了一脚,往后倒退出去,自然是输了!

柳长歌抓住了短枪,男人不肯撒手,退了一半,登时停了下来,男人并不服气,还想抢枪,右腿踢出,被柳长歌用手掌一封,并不得进,男人用拧动短枪,柳长歌手入钳子,一动不动,男人用了好几种方法,都不能把短枪抽出,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取胜了,于是摇摇头,说道:“阁下放手吧,我认输就是。”

听了这句话,柳长歌才笑呵呵的放手。

周民哈哈大笑道:“怎么样,你输了吧,说话可还算数么?”

男人输是输了,可傲气不输,短枪往地上一插,哼道:“我输给了这位好汉,输给你了么,你在一边说什么闲话,我说话自然算数。”

周民道:“一个手下败将还这么大脾气?”

经过破戒和尚的一番陈述,黑大圣终于明白了导致他手上的原因,无忧和尚这个人,黑大圣虽然没有与天然面对面的接触过,但却听人说气过无忧和尚的武功如何如何了得,作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少林寺中潜伏的高手,的确有很多,无忧和尚是四大护寺弟子之一,尤其是其中武艺最好的,仅在少林老祖和少林寺方丈之下,武功了得,可想而知,黑大圣嘴上说得好,却是不想得罪了少林寺,给自己招惹麻烦,这么多年,也是为什么,黑白二鬼汇遍了天下的诸多高手,一直不敢找少林高僧比试的原因,至于他说的帮助破戒和尚报仇的事情,还要容他三思,找白日魔商量之后才能定夺,无忧和尚一个人,身在京城,身边没有帮手,管他在如何厉害,也不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想要除掉无忧和尚本不是难事,可因此也会得罪少林寺,那就不是照着玩的了,奸王童忠召集武林群雄为自己所用,其中有两个原因,因为黑大圣和白日魔已经成为了童忠的心腹之人,所以没有人比黑大圣还要明白这背后的原因,其中之一,童忠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力量,实现他的抱负,其中之二,便是有朝一日,希望可以一统江湖,将江湖中的各门各派收入囊中,而少林寺、武当、娥眉三个大派,正是童忠的绊脚石,这么多年,童忠毫无办法,颇为忌惮。

破戒和尚与黑大圣说了一会儿话,见白日魔还没有回来,便问道:“白兄去了何处,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呢?”

黑大圣笑道:“我大哥回到王府去了。”

破戒和尚诧异道:“白兄回到王府去做什么?”

黑大圣道:“我们在追击老贼的时候,遇到了几个人,对方人数不少,我们二人迟迟没有等到你和小桃红,因此大哥回到王府叫人去了,这些贼人数量不少,盘踞在京城,终是个祸害,过几日便是天下会武,我大哥怀疑他们会趁机捣乱,所以还要早早的铲除他们。”

破戒和尚哦了一声,心说:“原来京城中混进来这么多贼人,可惜我已经受伤了,帮不上什么忙,这一次功劳,就要给黑白二鬼独占了。”

正当黑大圣说完,白日魔匆匆赶到,看见破戒和尚受伤了,他也很是意外,问道:“破戒和尚,你也遭遇了贼人不成,伤势如何?”

破戒和尚心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只见这时,白日魔的身后,跟着一队,至少二十几个人,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每个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枚月亮,正是童忠的儿子,童天浩负责训练的月亮门,月亮门的人身份神秘,不仅穿着黑衣,还戴着面纱,看不清他们的面貌,而且他们好像是木头人,不太喜欢说话,平时破戒和尚很难在王府见到他们的身影,他们的基地,也很神秘,不在王府之中,相比较童忠在王府里养着的武林门客疼了。”

老秋和老檀想想還是沖了出去,畢竟五個筑基同門快掛了。

兩個金丹高手剛走,孟朝柏又扯開嗓子大叫:“哎喲哎喲,阿樺,你先出來幫幫我。”

又一根木頭警惕著閃出來:“師兄,你又怎么了?”

“我手臂上有個東西,”孟朝柏望了望右邊,“戳死我了,戳死我了。”

阿樺超警惕的繞向一邊,結果真有根棍子戳在那里,他正準備動手呢,孟朝柏突然大叫:“啊,阿樺,小心啊!”

阿樺剛想反應。結果脖子一涼。

半個腦袋掉了!

“我艸!這么硬!”

松大興一閃而沒!

“戒備!戒備!戒備!”

半個腦袋居然還有空大喊,同時那腦袋正在一點點扶正重生。

無形的波動傳遞出去,剛打算沖殺的老秋和老檀緊急剎車而后極速撤回去,他們可是明白他們的職責,那是即使自爆也不能讓誰闖入洞口的。

老秋和老檀折回來發現阿樺的脖子還沒恢復:“阿樺,你怎么了?”

“有偷襲!”阿樺正在警惕著四處張望,“小心,有高手偷襲。”

老秋和老檀警惕,但老秋更想起大家的職責:“我們還是先回去守著陣……”

老秋無語了。

老檀和阿樺看清楚情況后也無語了。

墻壁被一棵紫色樹干徹底封住了,里面還封著孟朝柏和五個同門。

老秋一下子真反應不過來:“阿柏,這,這是怎么回事?”

“嗚,嗚,嗚,嗚,嗚!”

很明顯,孟朝柏還活著,但沒能力解釋了。

然后還有更大的問題。

突襲者來了。

最前面的然是大家認識的莫依婷。然后是隱約聽說過被血影宗抓去做炮灰和雙修材料的奴仆,而這些奴仆旁邊幾乎都有一個血影宗弟子。

所有勢力都比較分散。

老檀徹底沒了主意:“老秋,我們,要自爆嗎?”

阿樺很尷尬:“讓我一個金丹高手去換一個筑基修士和一個落獄幽谷的修士,我很不樂意,婷婷那邊雖然劃算,但我可不想爆她。”

老檀:“那我們咋辦?”

韋心的一顆心瞬間冰涼。

老秋望向韋心:“是得先殺了他,把路口理開,把他們弄進去,也不用自爆了,除了落獄幽谷的弟子,其他的都殺了算了。”

好吧,莫依婷她們一下子尷尬萬分。

左一飛他們死了,她們這些奴仆也得死。

韋心的小女仆越紫睿聽到這話更是緊張到難以想象。

三個金丹高手盯死了韋心。

韋心死定了,然后她越紫睿也必死無疑。

这里小楼上最后面的一间房笑嘻嘻道:我有个毛病,一诡笑的猴脸在崖洞外摇晃着,像皮嫩骨的,我一把怕不把他抓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接近目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山风运

子夜观海

大山风运

落落月色

大山风运

青栀倾寒

大山风运

花开时

大山风运

祈祷君

大山风运

君浅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