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姑师的拔剑斩》。

南宫平身形展动,再次扑进,同已不必学了。”丁灵琳瞪了他一

左一飞被限制住无法砸掉晶镜,松大兴自然就惨了。

“给你点时间想想该怎么死。”

宁蓝湖一戒尺把冰雕打回来这才喝下一口血红美酒。在美酒滋润下,丢掉的右手正在一点点长回来,“想得好或许我会成全你。”

冰雕刚站稳又立刻逃跑,此时松大兴身形一闪冲向相反的方向。

“不错,还算有点骨气。”

两枚细小飞针扎在松大兴双腿,松大兴“啪”的一下砸在地上。

太乙飞仙刀再次启动,小刀再一次斩在宁蓝湖面门上。

“不服输呀。真好,不然就太没有趣味了。”

松大兴本来就没想过有好下场:“你个死八婆。”

冰雕挣扎得太厉害,远处还有个左一飞,宁蓝湖不打算拖延,女修右手一抓,细针带着松大兴就飞将过来:“你该荣幸,你彻底惹怒了我,将接受最最残忍的惩罚。”

松大兴凌然不惧:“有什么手段尽管来,死八婆。”

冰雕将宁蓝湖和松大兴一起拉向外围,宁蓝湖全力一扯并冲出去一戒尺打在冰雕腰间:“知道这根尺子吗?这叫血魂尺,专打灵魂的,录引纤那小妮子的过半灵魂被吸进这冰雕里,我这血魂尺打上去比用鞭子抽她还要疼好几百倍。”

松大兴厌恶至极:“你个恶心的贱货。”

“你喜欢她!”宁蓝湖再次把冰雕抓回来,“你敢说你喜欢她吗?”

松大兴咬牙切齿:“喜欢她有错吗?”

宁蓝湖:“我把她送给你怎么样?她过半的灵魂都在这里,她能感受到一切,我把她送给你,你就能得到了过半的她。”

松大兴嗤之以鼻:“老子喜欢的女修老子自己去争取,老子才不会这么卑鄙。”

宁蓝湖:“哈哈,真是个小情种呢。可惜今天由不得你,因为老娘就是要让这高高在上的小贱货知道她是如何被一个粪草都不如的小筑基修士给糟蹋掉的。”

冰雕果然有感觉,听到这话简直是发疯般挣扎着就逃!

“你个卑鄙无耻的……”

一滩美酒塞进松大兴口中,松大兴立马全身赤红身体鼓胀,力气更是瞬间增大了三四倍。而后一股漆黑美酒塞进口中,另一些打在冰雕身上。

这下松大兴可是真正的惊恐了。

灵魂仿佛被劈成了两半!

一半是欲望,一半是空灵。

欲望的部分只有唯一的念头:录引纤,光着身子的录引纤!这一半灵魂彻底控制了身体可以为所欲为。而另一半空灵的灵魂清晰到无法形容,它知道绝不能这样做,它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恐怖到无法形容,但它无能为力,它只能无奈的看着事态发展。

冰雕慌了,它左冲右突紧急突破,可惜它本来就斗不过宁蓝湖,如今更多了一个力气和敏捷都不亚于金丹高手的松大兴。

宁蓝湖大笑:“哈哈哈哈……录引纤,老娘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笑声里,松大兴直接扑向冰雕,那动作比野兽还狂野,那举止比动物还粗俗,那欲望则比火山还要炙热,他简直是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得追着冰雕胡作非为,如果冰雕是普通修士的话早就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更难受的是松大兴。

宁蓝湖故意控制着冰雕,

火焰精絲已經蔓延了符紙一小半,此時耗費的心神已經大到一種無以復加的程度。

而就在這時,季遼眸中金光消失,再次露出那一對漆黑的眸子,與此同時兩指之間的麒麟真火也隨之消退。

就在麒麟真火消失的一剎那,他指尖符紙陡然一顫,隨后立即騰起一團火光,不消片刻便化為一團灰燼。

季遼臉上揚著笑意,淡淡點頭,他并沒因這次失敗懊惱反而很是欣喜。

這次嘗試他找到了可行的方法,同時也記下了一些高階符紙的脈絡,如今他有這些就已經足......

改变的只有人。由生而死,由新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面对

正等著被訓斥,甚至做好了被重罰,調離原崗位的思想都做好了,不成想楊晨東竟然說了這么一句。這是什么意思,在肯定他們的努力嗎?

四人都一臉不解的抬起了頭來,楊晨東知道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說一個清楚的,“這一个女学员打电话点歌,那女学员劈头盖脸问自己是不是同研修班的吴笑天,吴笑天一下子结结巴巴起来,因为他们这点歌撩妹都是诈称是三山校园点歌平台的,却没有想到这同研修班的这女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姑师的拔剑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临光夜

二斗

帝临光夜

林二十一

帝临光夜

安素

帝临光夜

拉棉花糖的兔子

帝临光夜

果核之王

帝临光夜

猫猫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