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临神化朽!》。

弄于乐府之余,而寓以诗人之句法,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士大夫传之,以为袁紫霞道:不是。白玉京也叹息了一声,道:在江湖中混的人,

而現在,他們和李芳芳還居住在一起,再加上他們也老了,所以說,他們反倒是覺得這樣的生活其實也不錯。

看著李芳芳居然沒有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開始變得很老,反而是有著一副年輕的樣子,那么自然而然的,李芳芳的父母產生了一種非常欣慰的感覺“即便整个世界都嫌弃我的儿子又如何,他依旧还有我这个父亲。”但于此刻的丁玲听来,却如锥子在扎心。她整个人就如同灌了铅般,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老旧的小区,然后按照陈玉龙提供的地址,打车来到了一座公寓楼下。

蓄著白須的老頭等了許久,都不曾聽見有人喊他、問他,只能無奈放棄老神仙模樣,睜開一只眼睛偷瞄一眼,卻發現那個被他稱作小王八羔子的少年郎已然經過攤前,卻沒有駐足停留的打算。

老頭頓時氣呼呼,想個受了氣的小媳婦,再心中暗罵:“你個沒良心的小王八羔子,老頭子我這一把老骨頭在這里風吹日曬了七天六夜就是為了給你送上一卦,可你倒好連句慰問都沒有,還要將手中那玩意送給那個不期大道卻學人家談情說愛的不思長進的老家伙。”

實在看不下去的老頭,再次閉上眼睛,同時高聲念到, “狀元本是人間子,奈何多事遠黃門;名落孫山皆看破,越女湖中遇紅顏。”

少年郎聽到正在閉目養神的老頭突然朗聲而語,好奇之心一下上來,不由得放緩腳步,想要聽一聽這位穿得不太體面的老先生想要說什么。

當然,他的腳步放緩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好奇心,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知道老頭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可惜呀!那位老先生只說了這么四句有頭無尾的詩,便不再言語,依舊在那半蹲著閉目養神,保持著一副高人模樣。

少年郎遲疑不定,走還是不走,成了個難題,畢竟,這可能是個生死大關,走了,至少他還可以自我安慰,那算死命剛剛的話不是對自己說的;不走,上前問一問,萬一問出個活過三天的好歹來不是更加焦慮郁悶。

少年郎突然覺得那位能說出“出門前,一定沒看黃歷”這句話的人,是真-他-娘的有道理,他肯定是親身經歷過很多這樣的倒霉事,才能說出這么有哲學道理的話來。

最終,白衣少年郎一咬牙一跺腳,還是下定決心,裝作什么都沒聽見,大闊步的抬起腿就要按照既定的方向離去,可接下來,卻讓他如遭雷擊,怔怔不敢動彈。

可謂是怕什么來什么……

“沈會元,不打算上前來問問嘛?”

等了半天不見少年郎有任何動靜的老人,終究沒忍住,不再裝什么世外高人了,趕緊開口問道,生怕再給自己來個七天六夜的半蹲,這種強身健體的氣力活,想想都挺累人的,適合折騰年輕人,自己這老骨頭可不想……

同時,老人也有些懷疑自己的名聲,好像也并不怎么響亮,更是懷疑這里的史書的普及性,好像并沒有多少影響力,怎么連個被記入史書近一百年而且擁有如此驚世駭俗的神通本事之人的名字,在這邊陲小縣城竟顯得如此寂寂無名呢?

老人不由在心中感嘆一聲,“王朝之悲呀,連教化子民最基本的事都忘了。”

“先生,欺我。”

如遭雷擊的白衣少年郎,憤然轉身,面紅耳赤,怒目圓睜,再無俊逸瀟灑神態,從嘴中發出一聲如雷霆炸響的質問。

至于老人何以知曉他的名字、身份,少年郎已然完全顧不上,更是來不及思索這個已經是百年前的老人,怎么百年之后還活著,依舊活著是老態龍鐘,龍精虎猛。

蓬頭垢面卻又神采奕奕的老人看到少年郎的憤然,便知他心境如此之差,不如在心中碎念一句,“齊久聞,你失職了。”

繼而淡笑道:“沈會元,此話怎講?老夫不過是讓你留步而已,何故欺你了?我怎又未曾察覺我的話哪里有問題?讓你如此生氣?”

面紅耳赤的少年郎厲聲怒斥道:“先生既然知道我沈問丘已是舉人之身,此刻,正是春風得意之時,又為何要拿出你那活閻王,要算卦,算死命,無常找,一卦陰陽定生死,叫你了卻塵緣安心去的名頭嚇唬于我?難道不是覺得我沈某人好欺負?”

倚靠在墻根的老人看了眼自己桌子旁斜靠著的幡旗,恍然大悟,原來我算死命的影響力還是有那么一丁半點兒的。

老人笑著將幡旗放倒,道:“沈會元誤會了,誤會了,我觀會元此去京城路途遙遠多災,只是想贈一平常卦象給會元,并非是什么陰陽卦,況且這鄉間野史上的東西信不得,信不得;還有就是……”

說到這,老人看著少年郎手中所提之物,目放異彩,垂涎欲滴。

“換沈會元一口酒喝。”

老人賤兮兮笑道,剛剛那副高人形象瞬間崩塌,取而代之的是饞蟲上癮的酒鬼形象。

少年郎聽聞并非是自己將死,方才將懸在嗓子眼的心,吞回肚子里,深呼吸一口氣,緩和心氣,定定心神,恢復了俊逸絕塵的臉龐,不解道:“可是先生才說了半卦呀?”

老人招招手,示意少年郎近前來。

待到少年郎近前,老人一把輕輕推開三腿方桌,然后自己先席地而坐,繼而才對少年郎道:“席地而坐,天地初成,萬物不全,便是此法,勿嫌棄,勿嫌棄。”

少年郎心中驚疑,方才只是匆匆一眼,未曾注意到這位神秘的算命道士身前的桌子竟只有三條腿,而更為驚人的是老人居然半蹲著而且還能穩如泰山。

這都還不算什么,老人推開三條腿的桌子時,桌子竟無半分搖晃。

少年郎此刻簡直是被震驚到無以復加。這位

吳笑天意念閃動,一把新的旋天烈焰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賈仁奇怪的望著吳笑天手中新出現的旋天烈焰劍:“有意思!”

說罷,賈仁伸出右手,拿捏成圓形爪狀,同時這圓形爪手逆向旋轉,一股黑氣從那圓形爪手產生。

吳笑天仿佛看到了一個從虛無中誕生的黑洞,那黑洞誕生莫名大力,一下將吳笑天手中的旋天烈焰劍吸取了過去。

嗡!

吳笑天手中的旋天烈焰劍已經被脫手而出,轉眼到了賈仁的手上。

賈仁......

昵。”挺之素负气,薄林甫就是混蛋?”小伙子立刻大这些话他本不想说的,却忽然有一把刀。虽然是很短的一把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临神化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黑椒炒三国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恋、糖糖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宇宙无敌水哥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胖头渔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雨师螺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

灰头小宝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