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宇死了?(万更求订阅)》。

可是现在陆小凤的感觉也已经完老家人道:“现在库里的现银还

被兩人的愛情所感動。

被兩人的深情所沉醉。

甚至連丁少秋和李公子也沉盡在了歌曲之中,回味著曲子里面的愛情。

當夫子把曲子唱完后,現場又熱鬧了起來,紛紛的對這首曲子議論不已。

“這是我聽過的最美妙的曲子,如果我以后有了心上人,我就把這首曲子唱給心上人聽。”

“里面的愛情太感人了,周安公子肯定是個深情之人,不然也不會做出深情之曲來。”

“希望周安公子沒有心上人,如果我成為周安公子的心上人多好啊。”

“你想的美,周安公子是我的。”

“周安公子認識你嗎,是你的。”

“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你不準去騷擾他。”

“我愛去就去,你管不著。”

“我打你。”

“你敢打我,我也打你。”

兩個女子為了周安瘋狂的打了起來,打的那個兇殘啊,扯互相的頭發和衣服,把頭發扯的亂糟糟的,把衣服扯的爛爛的,露出了里面雪白的皮膚,吸引了一片的目光看過來。

夫子并沒有注意到這邊,而是說道:“這場斗文的第一名為周安。”

夫子其實并不喜歡情愛的歌曲,這和他早年經歷的一件事在關,所以對于有關愛情的他都極度厭惡,而丁少秋和周安的曲子,雖然周安的曲子更甚,但是他也更厭惡,但是他不得不把周安列為第一,如果他把丁少秋列為第一,那么周圍的這些學子有可能會把他打死,看那些的學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更喜歡周安的曲子。

當公布周安為第一的時候,李公子的眼睛頓時紅了,他可是自掏腰包花費了五萬兩金子,就這樣打了水漂了,他恨不得要撕了周安,不過他知道打不過周安,所以他忍下來了,以后只好接著找機會了。

而丁少秋則并沒有什么不滿,反而嘴角還有一絲的笑意,好似對于輸贏沒有絲毫的在意。

而其它拿出金子的幾個人,臉色變得煞白,他們的家勢雖然好,可是拿出了這么多的金子,也讓他們費了好大的力氣,他們本來還期望著丁少秋贏了,分他們一些,可是現在卻輸了,他們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周安贏了斗文后,就帶著金子離開了。

而隨后,周安的當傳遍了整個建安書院,只要是有喜歡者,都會唱這首曲子表達自己的愛意,還不止如此,相愛的一對男女也會互相唱這首曲子,表達互相的愛戀。

而此時周安的那首霸王別姬也流傳到了整個歸元城中,許多的酒館、妓院,或者是街頭賣唱的,都會唱這首曲子。

總得來說,周安出名的,再過幾天周安的《當》流傳在歸元城,恐怕周安的聲名更勝,因為這兩首曲子,周安所作的詩和曲子,也被所有人所知,而周安被譽為史上最年輕的天驕,甚至比之建安書院的第一天才張繼,文采還要更勝。

頓時周安的名聲傳遍了整個歸元城。

…………

“老爺,已經查到了周安的所在了,他現在就在建安書院。”總捕頭向著馬廣說道。

“要不要抓?”總捕頭看到馬廣沒有說話,再次問道。

“不要在建安書院中抓,你帶衙役守在建安書院外面,把周安給抓住。”馬廣說道。

“可是周安的實力太強,我怕以我們這些人抓不住。”總捕頭為難的說道。

“你去城主府,拿我的令牌,去請兩位供奉,有供奉幫助,對付周安應該就可以了。”馬廣拿出了一個黑色的令牌說道。

總捕頭高興的把令牌接過來,正想要離去的時候,臉色猶疑了一下,說道:“周安現在只有十六歲,他現在不但在过费事。

去找劳动仲裁吧,他连当地仲裁办公室都找不到在哪。

去找律师打官司吧,就那点欠的工资,可能连律师费都不够。

连赵龙这样正儿八经的毕业大学生都对所谓的合法途径如此打怵,更何况那些可能字都认不全的农民与工人?

也因此,经历过社会毒打的赵龙很明白,能遇到江臣这样强大却又愿意遵守规则的老板,绝对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谢谢老板。”赵龙下意识的对着江臣鞠了个躬。

这是他对前三位老板都没有做过的事,但此时做来,却丝毫不觉得别扭生涩。

“不必客气,如果你有什么疑问,随时可以询问王苏州。他会负责解答你的一切疑问。”

一直摆着高手寂寞姿势的王苏州回过身子面向赵龙,胸膛拍得震天响:“没问题,全都包在我身上。”

赵龙对之笑笑,然后有些忐忑地问江臣:“我还是有两个问题想问江老板您,可以吗?”

“当然。”

“江老板,刚才我看谢先生对您如此尊敬,那么想来,您的强大也许超出了我的想象,所以您能够知道的东西,也一定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向您打听一下,我父母他们的情况。他们现在还好吗?您能不能让我再见上他们一面?”

赵龙说到最后最后,语气已经近乎于哀求。

然而江臣却让赵龙失望了。

他很平静地拒绝了赵龙:“我刚刚说过,我们书店一向是知法守法的组织。你的问题已经违背了《关于禁止与远乡人接触的相关条例》,请恕我无法满足。”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可能会面临这样的结果,但赵龙还是心有不甘,双手握拳,指甲掐着掌心:“为什么?为什么调查局要颁布这样的条例?”

“就像我刚才向你解释一样的那样。远乡人的存在往往会对人类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他们是我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他们绝不会伤害我的。”

“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了,并非每一个远乡人都能够完全控制住自己的行为。而且不必他们做些什么,光是与他们接触,就足以对你产生一定程度的损害。”

“江老板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

“我是有办法帮你。”

“求求你了,无论之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不会帮你,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些什么。”

“为什么?”

看着赵龙那张万念俱灰的脸,江臣丝毫不为所动,平静问道:“你其实还想问我另一个问题的,不是吗?我可以先回答你的另一个问题。”

赵龙将拳头又攥紧了一些:“我刚才忘了问,既然我爸他从你这买了如果,那么他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由于他购买的如果价值比较贵重,所以代价也有些大。他斩断了和你之间的缘分。”

“什么意思?”

江臣喝了口茶,方才淡淡说道:“也就是说,他在远乡,再也用不到你烧的纸钱。”

“当然,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其实这个代价最残酷的地方在别处。”

“你之前应该听说过一些人因为前世缘分再次相遇的故事。那并非只是传言,而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的缘分未断,尽管时隔数个轮回,依旧有重逢之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但你们,很遗憾,缘分已尽。”

江臣轻轻将茶杯放回桌上:“这也就意味着,你们将永生永世不能再见。而这也是我为什么说不能帮你的原因。”

“爸……”

赵龙的眼前忽然又浮现出那张被烈火焚烧至扭曲而又变形的丑陋脸庞。

力气从身体中渐渐消失,握紧地拳头无力地松开,垂落在身体两侧。

她才做妈妈没多久,心中正充满!疯狂般转身跃回窗内,只见那

平阳设计的这艘飞船的确非常人性化,虽然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强大,但很多功能却十分的贴心。

似乎他早就知道路正形等人的需求一样,果然在飞船的下部有一个靠近山的位置,有一个特殊的通道,而且通道整整设计番那些人同樣朝著海岸邊而去,他們這時才發現陸隱三人,不過沒有太在意,只以為是尋常修煉者。

青平渡劫選擇的海域算是距離海岸線最遠,覆蓋島嶼最少的,比第五大陸外宇宙兩三個疆域還長,但他的源劫覆蓋范圍同樣在不斷擴大,而且速度絲毫沒有放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宇死了?(万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忍

笨太子

乱忍

妖鸾风华

乱忍

四月妖妖

乱忍

贪吃的地主

乱忍

我是曹宁

乱忍

深海碧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