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并不在意》。

单神雷一脸云淡风轻:“‘吾生有崖而知无涯’,不知道有什么奇怪吗?”

这个简单的道理杨大伟当然知道,但他还是有些失落。

比起一个能力有限的单神雷,他更愿意看到一个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也无所不能的单神雷。

杨大伟的这种小心思,单神雷如何看不出来,他呵呵笑了起来:“她来压根就不是为了看病。反正我没看出她有什么病。”

杨大伟有些不解:“那她花钱来医院干什么?”

“她想要我给她开一点治疗抑郁失眠的药。”

没生病却让医生开药?

杨大伟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

“不知道。我问她,但她什么都没说。行了,不说她了,还是说回你吧。”

“最近感觉怎么样?”

杨大伟沉默着摇了摇头。

“这半个月平均睡眠时长是多久?”

“不到四个小时。我感觉是不是再把药量加重一点?”

“已经很重了。那你有找回童年丢失的那段记忆吗?”

杨大伟再次摇头:“没有。”说完,他又有些担心单神雷不相信自己,补充道:“单医生,我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可以隐瞒你什么,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单神雷记录着病历:“我没什么不相信的。这是人的自我保护的本能。也不是个例,很多人都有这种情况。我估计你的病,就跟你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关。”

“那怎么办?单爷爷?你能帮我找回那段记忆吗?”

“不能。”

“可是,您不是修行者吗?想要找回我的记忆应该也没有那么困难吧。”

单神雷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修行者。”

“但刚才那个桐凰不是就说你是修行者吗?”

“那只是个误会,已经解开了。”

“这样吗?”

杨大伟抬头看着单神雷身后的窗户。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有失望,也有庆幸。

失望自己失去了成为修行者的捷径,庆幸自己与单神雷并非两个世界的人。

就在这时,杨大伟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单爷爷,我忘了关机了。”

他慌忙掏出手机,看都没看一眼就将其按掉了。然而没等他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刺耳的铃声再次响起。

杨大伟低头看去。

屏幕正中的“妈妈”两个字异常显眼。

他的手指悬在红色的挂断键上方,犹豫着是不是要再次挂断。

“接吧。”

杨大伟抬头看着单神雷。后者给了他一个鼓励性的微笑。

“会不会耽误您的时间?”

单神雷指着墙上的时钟:“反正还没到八点,没什么好耽误的。”

杨大伟握着手机,想要起身,出去接这个电话。可站起来后,却没有走出去。

他很清楚自己老妈找自己要说什么事。

他想让单神雷听听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喂,妈,能听见吗?”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杨大伟之前因为业务的关系,习惯把手机通话音量调至最大,再加上诊室里很安静,他母亲的声音也显得很清楚。

杨大伟看了一眼单神雷,见其并不介意之后,才对着手机装傻道:“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是不是老头子他又出去打麻将了?”

“他打不打麻将,我早就不管了。除了你,现在也没别人能惹我生气。”

“我也没做什么呀。”

“你别贫嘴,我费了老大功夫,托朋友给你介绍一那么好姑娘,你说你就去相个亲怎么了,哪怕做个样子都成,但你这么弄,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我不是去相亲了吗?怎么就让你没面子了。”

“哦,你是去了,但你还不如不去呢!你自己说,你那是相亲吗?有谁相亲会跟你似的?”

“我怎么了?”

“你说你在家一直挺爱干净,也挺讲卫生的,衣服都是一天一换,也知道自己洗。那怎么相亲的时候,就穿一身都馊了的衣服,还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

“我是工作忙,赶时间,忘了换了。”

“你最近不是休息吗?忙什么?忙念经呢?”

“不是……”

“这个先不说。你说你们既然约在餐厅,请人吃一顿饭怎么了?什么叫手机和钱包都落住处了?最后让人家女孩子掏钱。就真的那么巧吗?”

“不是。”

“我说杨大伟,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爸一个人欺负我还不够,想联合起来把我给气死。”

“我没有。”

“你之前说,前面相亲的几个姑娘,我没过眼,水平不行,你看不上。我认。所以我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求爷爷告奶奶,到处但是比不上他此时的心痛,仿佛有人用手紧紧的在捏着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想要撕裂自己,更想撕裂面前这个女人。

  想要撕心裂肺的告诉他。自己爱她,因为爱他才忍辱负重。因为爱他,在顾家做着别人都不认识的陆明。

  内心有千言万语。最终只画了一句“早点睡吧。”

  他不是不想说出来自己的心声。而是会受到更大的凌辱,他双手捧在顾情面前的真心,会被扔在地上。并踩碎,还会吐口痰不屑的说:“就你也配喜欢我。”

  他在脑海中不断的告诉自己。“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

  走到门口的步子都还算正常,顾情却没有看见出了门他的仓皇而逃。像个落败的凤凰。在敌人面前展示着自己最后的骄傲。回到窝里,连乌鸦都不如。只剩下满身的伤痕。

  他从包里拿出衣服。来到浴室,开着凉水。水顺着头顺着刚才牛奶流过的地方。冲刷着。

  他双手抱着头,手臂遮在脸上。许久没有动作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很久,再脱掉衣服,简单的冲洗。生活还得继续。只要自己一天没有放弃,洗完澡。还要洗掉脏衣服。因为只来三天。带的换洗衣服并不多。顾情正在房间。呆呆的看着陆明走了出去,心中并不好受。似乎在心的一个角落,有什么东西,就像捏也不住的沙,顺着手缝在流走。

  他不想去深究,他害怕结果是自己所不能接受的。

  待陆明走后。他一把扣上笔记本。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没有一丝一毫胜利者的模样,相反显得很是颓败。

  明明这只是父亲安排给自己的。怎么会有难受的心里呢?在心底不断的否认着。

  第二日早晨。顾情出门儿,发现餐厅里一如既往地摆着自己爱吃的东西。但是陆敏不在了。

  这是第一次,这让顾情有些惊慌。装作不经意间。路过陆明的房间,发现他的房间床铺已整理好。

  那个小小的心中不安被放大,快步走了进去。在房间四周,边走边找边小声的喊着。陆明!陆明!陆明。

  就在他以为陆敏已经走了的时候,浴室门被打开,陆敏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在腰间围了一个白色的浴巾,脚上踏着酒店的拖鞋。

  没有想到顾情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此时尴尬的场景不知道让他进去,还是先穿衣服。

  顾情更没有想到。会这样见面。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男士的身子。准确的说,第一次见美男出浴,之前旅游的海滩不算。

  急忙转过身子不再看他。有些欲盖弥彰的说:“我看见今天早上你没有给我端粥。我来问问你。”

  这个理由让陆敏有些发懵。平时早餐他都不要粥的。“啊!啊!那可能是我忘了我下次准备。”

  擦头发的手,拿着毛巾放了下来,那我先去吃饭了。说完,顾情就大布往门外走。但不难看出,脚步有些慌乱。

  眼尖的路名更是发现,顾琴的脖子。耳坠,耳后根,这在灯光下。都可以看见细细的绒毛。

  很是像一只小兔子,昨晚的不好情绪。瞬间被冲淡了不少。感觉又有了新的奔头。

  没有想到他还有如此娇羞的一面。顾情出去,顺带砰的一下给带上了门。

  陆明低笑出声。呵呵!

  陆明穿戴好,坐在客厅的沙发,拿出手机浏览着早间的财经新闻。顺便等正在收拾的顾情。

  不一会儿顾情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腰间系着一个细细的黄色腰带。脚上也踏着一个矮跟的凉鞋。

  和平时的女强人形象大相径庭,不仅让路明看的有些发呆。

  头发也不如以往的盘着。今天是披肩,用一根水晶发卡将两边的头发固定起来。

  相比于平时,看着年轻了不少。多了一点年轻人的活力,以及不一样的淑女气质。

  今天虽然他不去农场参观,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打扮。不是说不好看,只是太难见的。

  “”你这?快走吧!”

  出来遇见王密和采购部总监。这两人的表情和陆明今早的表情大致相同。

  没有想到总经理今天会这么打扮。瞬间觉得自己的休闲装显得有点儿太过随意。再犹豫会要不要回去换一身。但时间来不及了,不容他们多想。

  跟着来接的司机,上了车来到郊区的农场。他们想到过能供应多家餐厅的农场会很大。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大。

  到了门口,下了商务车,随着接待人员坐上了观光浏览车。一路上,看见不同的。蔬菜种植。

更是全部都是现代化农业设施,起码低速的浏览车坐了半个小时,他们也没有看见田野的尽头,而这只是种植区。还没有见到畜牧区。可见规模之大。

但是黑虎堂却更有钱。有钱能使屠道“我说的是什么?”青衣人

第二天一早,王泱出來和熱情的小葉村的浣熊人告別,準備繼續行程。一群棕色皮毛的熊人和白頰浣人趕過來拜見,他們是此地的熊族部落甜棕部的部主和主祭,帶著部族長老守祭和附庸族白頰部的高層連夜趕來。

棕熊人們十分真誠的請王泱一行人去他們的甜棕城作客,王泱答應,請他們登上房房,到客廳坐坐。客廳狹小,只能接待兩部的部主和主祭。其余的長老和守祭人請求朝拜小金的家,見一見熊族傳說中的金色圣蜂。

王泱讓小金帶著金蠶蠱衛隊出門見客,小金聽說自己被熊族尊為金色圣蜂,名號不比房房的圣山獸差,非常臭美的先讓后宮男寵為自己整理儀容,在小腦袋上套上王泱給它煉制的金色鑲鉆小皇冠,才威風凜凜的讓衛隊擺出陣型,簇擁著它飛出巢穴,接受熊人和浣人的朝拜。

眾人對著小金拜倒,熊人守祭人大聲歌頌偉大的圣蜂之母,誕生了銀色神蜂,拯救熊狐浣三族于蟻災,一番阿虞奉承,彩虹屁拍的山響。小金十分受用,忘記了自己當初嫌棄銀色的后代太丑,拒不承認銀蠶蠱是自己的后代的事。當即決定派出一群金蠶蠱去給他們消滅附近的蟻巢。王泱趕緊告誡它不要趕盡殺絕……

大家啟程前往甜棕城。王泱和甜棕部部主甜棕聚土,主祭黑掌湄等人喝水敘話。黑掌湄介紹王泱離開熊族領地之后的熊族的巨大變化,道:“先生遠赴西邊之后,熊族長老會召集三族各部的首領和主祭到巨掌城集會,給大家介紹先生留下的銀色神蜂,商議如何分配蜂群和派人去學豹城圣地朝拜的事。”

“大家見到了神蜂群輕易就打敗蟻潮,不到半天就能消滅蟻潮。為分配蜂群的事吵得不可開交,連狐族那些不怎么種沙薯的混蛋們都跟我們搶!”

甜棕聚土道:“還好我們熊族的大長老巨掌撐天說先生不喜獸族內部紛擾,而且神蜂會繁衍分群,讓大家冷靜商議,最后按地域分配,有的部落沙薯地多,就分一個寶巢,沙薯地少的就兩個部落共用一個寶巢。我們甜棕部沙薯地多,由白頰部幫我們打理。分到了一個神蜂寶巢,幾個月就為我們擋住了無數次蟻潮。沙薯地的產出超過去年三四倍!”

“以前我們甜棕部的全部的戰士四處奔波,也只能勉強保住一點產出。現在只需要一隊戰士帶著寶巢四處巡視,就能遏制蟻潮了。節省出來的戰士可以去彎月海岸捕魚,也可以到刺瓣叢林打獵,大家的日子馬上就能過的比劍齒族還好了!”

王泱關心起學豹城的消息,黑掌湄笑道:“三族會議上為去學豹城圣地的名額也吵了很久,最后是主祭吞蟻茉帶著三族的守祭人選出的代表第一批前往,為了尊重圣地,只帶熊族戰士五百人,狐族和浣族派了兩千多人搬運獻給先生的寶物。”

“一個多月之前,茉主祭已經朝圣歸來了。馬上安排了第二批隊伍,這次除了運送第二批上,要吃饭的时候,红毛来到王导的休息室。

“王导,我要跟你说件事。”

王导做导演好几十年了,剧组里发生的事他知道的就有好多了。

“你说,什么事?”

王导问。

“后台有一个穿着驼色外套的工作人员,我要开除他!”

红毛一脸愤怒,还拼命捂住大腿,这小子下手太狠了!

“驼色外套的工作人员?”

王导疑惑,“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物?”

“就是今天在剧组站着的那个啊!”

剧组站着,驼色外套……

王导突然想到一个人,“你说的是吕泽?”

“什么吕泽?”

王导无奈摇头,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吕泽和王导的合影。

“就是他!”

红毛指着照片里的吕泽,他现在还觉得腿疼呢!

“不知道,吕制片哪里得罪你了?”

王导一脸严肃问道。

“什么?”

红毛这一刻感觉自己就是在做梦,那小子,真的是制片吗?

“你还有什么事吗?”

王导一脸严肃,“你的意思是说,制片得罪了你?”

“不不不……”

红毛推手,“这都是我瞎说的,绝对没有这么一回事。”

“是吗!”

一向好脾气的王导严声警告:“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是是是。”

红毛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大腿,突然觉得,当下之际,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了。

第二天,还是照常拍摄。

因为红毛的腿受伤,所以只能让红毛手下的助理秦冉冉打光。

“《银杏叶》第七场A组准备!”

吕泽站在一旁,吴星宇穿着一身戏服,朝镜头前看去。

吕泽打量着他,过去这么多年,他和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没想到,吴树一去当了明星,还换了一个名字。

打光部,吕泽那天碰到的小姑娘恰好就是灯光师的第二个助理秦冉冉。

“真是难为她了。”

吕泽叹气,说道。

红毛的脾气这么差,谁受得了啊!

“您好,吕制片。”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戴着眼镜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

“剧组在拍戏?”

“嗯。”

吕泽看他,“不知道您哪位?”

见吕泽这么直接,男人也不拐弯抹角了。

“是这样,我们是xx口香糖的广告商,请问剧组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不用了。”

吕泽说道:“《银杏叶》这种题材的电影,嚼口香糖多违和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并不在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徒1源始

跳舞

星徒1源始

黑风山恶少

星徒1源始

酒剑仙

星徒1源始

浅月

星徒1源始

神鬼少年

星徒1源始

玄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