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就是路过!》。

”傅红雪失声道“现在?”卓玉贞我没有猜错,这一口骰子开出来的

天下有八洲,三洲居中,被世人成为中三洲。

中三洲灵气不多,也因此没有太多的修灵之人,更没有太多的修仙之人,再者因为东稻洲紫灵城的万灵聚集,中三洲的灵运就更稀少了,所以若是有人有修灵之资,便会被格外的关照,也会被人认为,踏上了修仙之路。

中三洲从不跟其他洲打交道,也不受制于南海云雾圣殿的管辖,而且其他洲的人也很少进入中三洲,因为这里的灵气真的是太少了。

三洲中,余洲在东南部,美王洲在东北部,西爵洲在西边。

就在西爵洲中的一处山脉里,一个泥潭中,有一个赤裸着身子的小男孩儿,他就那样趴在泥潭里,好像死了一样。

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指微微一动,像是又活了过来。

不一会儿,小男孩儿缓缓直起身子,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这时他的脑袋出现剧痛,然后惨叫了起来。

这时,小男孩儿突然想了起来,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是被两只牛角给戳瞎了。

但此时的他脑袋还是剧痛,因为有大量的信息不断的灌输进来,然后又不断地停止,然而就这样,疼痛反复。

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儿感觉脑袋没有那么痛了,但却极其的冷,他看不到周围,但却能够知道自己身上没有一件衣服。

小男孩儿站起了身子,刚踏出一步,便摔在了地上,这时,他缓缓站起身子,没有喊痛,只是嘴不停的打颤。

小男孩儿伸出手摸向前方,这时,他抓到了一根树枝,然后扯了过来。

小男孩儿再次站起身,但没有站的太高,而是半蹲的状态,由于身子也比较矮小,所以手能够直接挨到地面。

小男孩儿朝着前方走去,一只手持着树枝在前方探路,另一只手朝着下方,摸着地面,就这样缓缓朝着前方前行。

小男孩儿走了很远,但他感觉一直都在一个地方,他猜到自己是在大山中,摸不清方向,但就那么一直朝着前方走去,他大概知道自己自己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

一路上,男孩儿如果发现了可以吃的就收起来,如果遇到河流了,就跟着河流走,如果走着走着发现河流跟丢了,那么就继续朝着前方走,期间可能会摔倒,但再爬起来就好了,可能会饿,但能再忍一忍,可能会冷,也只能再忍一忍。

小男孩儿走了七天七夜,现在的走起路来和最开始相比,已经稳多了,不过还是会摔到好几次。

眼睛虽然看不到了,但又耳朵啊,他可以去听,听到很多东西,听水流,听鸟鸣,听风的声音,他喜欢去听,现在也擅长去听。

小男孩儿喜欢白天,也会选择在白天睡觉,因为白天没有那么的冷。

男孩儿会找一些大的叶子,或者草根子,披在身上,因为那样不会那么的冷,但由于看不见,叶子和草叶不是很结实,所以无法长时间搭在身上,大部分时间还是光着身子,也因此一直都在冷。

小男孩儿今天没有继续上路,因为今天格外的冷,他躲在一个树洞里,身体蜷缩成一团,现在的他不仅很冷,而且还很饿,很饿很饿。

在此时山林的某处,一名女子和一位手持拐杖的老太太行走其中。

女子抬头看了眼天空,说道:“下雨了奶奶。”

老太太看了眼天空,然后点了点头道:“找个的歇脚的地方吧!”

女子点了点头道:“奶奶,你在这等着,我去找找看。”

老太太点了点头,然后这了个地儿坐了下来。

女子四周望了望,看到了一颗比较大些的树,于是朝着那边走去。

小男孩儿躲在树洞中,他听到了声音,但却不知该怎么办,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女子来到了树前,仰头看着,确实很大,有三个她那么粗。

当女子想要回头叫奶奶时,天空突然想起一道雷声。

女子看了眼天空,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绕过了大树,想要去另一边瞧瞧,刚绕了过去,女子便看到了一个树洞,于是走了上去,想要看看里边的模样。

当爬到洞口是,那女子突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里边。

那是一个小男孩儿,他赤裸着身子,蜷缩成一团,他没有睁着眼睛,但没有看向女子,大概是看不到吧!他全身在颤抖,应该很冷,也或许在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开口问道。

小男孩儿听到了声音,很细,很温柔,但还是害怕,不敢面朝那里,蜷缩着身子,不停的颤抖。

女子见她不敢与自己说话,于是又说道:“这天要打雷了,你在不安全。”

小男孩儿听了后还是没有理会他,就蜷缩在那里,眼睛始终没有朝向他。

女子伸出了手,递给他了一个东西,说道:“这是花银,可以发热,也可以阻挡雷和风,送你了。”

小男孩儿想要去接,但不敢上前,或许不好意思收下,也或许是害羞。

女子将那东西扔到了他的跟前,然后说道:“雨停了后,你若出了树洞,朝着左边一直走,那边会有村庄,不会很远,但也不会太近,若是跟丢了父母,也没有什么亲人的话,就去那边,说话乖巧一点儿,会有人帮你的,若是可以的话,我会争取留下等你。”

小男孩儿的脑袋缓缓朝向那边,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女子看了后笑了笑然后说道:“小孩儿,我走了啊!”

说完后,女子最后看了眼小男孩儿,然后离开了这里。

小男孩儿察觉到那女子走远后,然后立马伸出了手,摸向前方的地面。

<

“田云光!”白小蝶面色清冷的看著進來的這群人:“這都什么時辰了,你竟然來打擾我爺爺休息,難道你忘了兩位谷主大人當初的禁令了么?”

“哈哈哈!”田云光大笑,不僅沒有被白小蝶的話鎮住,反而繼續朝院子里面走來,一邊走一邊說道:“開玩笑,我當然不會忘了谷主老大的命令,但墮魔谷有兩個谷主,你說我該聽誰的哇,哈哈哈!”

“放肆!”白小蝶顯然討厭極了面前的這些人,還要出聲呵斥,那邊葉楓卻已經冷冷的開口了:

......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的人,但现在脸色也显得很沉重

听了滑哥的回答,述律平面带微笑,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韩知古道:“韩先生,你敢和滑哥一起迎头痛击敌人吗?”

韩知古清楚,此时已是关键时刻,更是用人时刻,若违背述律平的意志,拒绝奋勇向前,自己的一生也就完了,别想再有出头之日。

想到此,韩知古也豁出去了,朗声道:“皇后下命令吧,韩知古愿执行皇后的一切指令,哪怕丢了项上这颗人头。”

听了韩知古的答复,述律平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好,我身边还有十名近身侍卫,我将他们全部交给你和滑哥,你们速带他们到谷口去,赶快锯些树头,用绳索将树头连接在你们每个人的马鞍上,听到鼓声响起,你们要拉开一定距离,立即向峡谷里冲锋。”

韩知古立即明白了述律平的意图:让他们去虚张声势。

树头与大地摩擦,会荡起迷天的尘埃,远望去,就像有千军万马,正滚滚涌进峡谷。

述律平又对滑哥嘱咐道:“你们用战马拖着树头向峡谷深处奔跑,看到敌军以后,若敌军正在后撤,你们就冲上前去,举起战刀砍杀他们。若敌军仍在朝你们冲锋,你们就赶快顺原路返回,回到牙帐后,和辖底一起,保护旗鼓,撤出牙帐。”

滑哥已明白述律平意图,和韩知古领命而去。

述律平穿起战衣,背弓挂刀,拉起倍的手,威风凛凛地走出了毡帐。

这时,室鲁和余卢睹姑已经将牙帐里十岁以上的人集合完毕,足有二百人。

敌军奔袭牙帐的消息已在可汗牙帐里传开,人们听说皇后要率他们上前线去打仗,已经慌作一团。

此时看到皇帝的儿子也要随众人上前线,哪还敢后退。

述律平又对室鲁和余卢睹姑交代了几句,便带着旗鼓,率领众人,快速出发了。

来袭击可汗营地的大军,确实是乌古叛军。

话说当年,达林得到契丹军队连夜长途奔袭他的国王营地,不敢迎战,退守山林,让大将军恒古在林中设伏,自己则带着家小和近身卫士,躲在一个山坳里,静候恒古得胜的消息。

令达林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被阿古只一声大喊,喊破了天机,乌古军队大乱,被阿保机的挞马军冲击的稀里哗啦,大将军恒古也负伤逃遁。

得到恒古惨败的消息,达林大惊失色,像一只受惊的狐狸,胆战心惊地龟缩在山坳里,静候契丹军队退去,哪敢走出山林半步,连一只鸟飞起,都会心惊肉跳半天。

不住有探马回报,契丹大军正在乌古国土上大肆屠杀,血洗乌古。

达林痛心疾首,后悔不迭。

达林实在不理解,难道契丹人疯了吗?为何要见人就杀?

按照以往惯例,契丹人应该疯狂掠夺乌古的牲畜才对呀。

达林此时彻底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让民众毫无组织地到契丹去掠夺,应该组建成大军到契丹寻衅,一旦遇到契丹人反抗,便立即与契丹宣战,在契丹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胜券在握。

达林更没有想到,契围水因素向雅兰手中聚集,一个快半米的冰箭就这样形成了。

“好了,现在请大家试一试。”雅兰道,然后她把冰箭散掉。

于是,教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吟唱声,都是学员们响应雅兰的号召,在试验自己属性的魔法了。四周魔法元素聚集的速度,明显比雅兰要慢得多。

“哇,老师,我成功了----”

“我也成功了----”

“啊,好神奇----”

“老师,我的怎么形成不了----”

“老师,请帮我看看----”

不断有人向雅兰叫喜或请求帮助,雅兰忙得不可开交。

傲天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也跟着吟唱起来,一块20厘米长的冰箭迅速在手中形成。

然后,由于夜月是暗黑因素属性,她的冰箭怎么也形成不了。

“小月,不要勉强了,你是暗黑属性,是形成不了冰箭的。你只需通过好好学习其他魔法的理论和实践技巧,来提高你暗黑魔法水平,并不要求你也去提高其他魔法的水平。你要做到融汇贯通,学以致用。”傲天对后座的夜月道。

夜月眼神一亮,略有所思。

“这位同学,你怎么形成不了冰箭呀?”雅兰终于注意到夜月手中空无一物,有些诧异问道。

“报告老师,我是暗黑属性的。”夜月回答道。

“暗黑属性?那你叫什么名字?”雅兰有点惊奇的问道,毕竟暗黑属性的人在月华大陆还是比较稀少,很不常见。

“我叫夜月。”夜月简短的回答。

“哦,那你好好练习吧。还有下次上课时,请不要把契约魔兽带来上学。”雅兰明白似的说道。

岚梦魔武学院由于主要信仰光明神,于是学院并没有专设暗黑系。一般进入岚梦魔武学院学习的暗黑属性学生都是通过学习其他魔法属性的理论和技巧,还有加上在图书馆自学暗黑魔法知识,从而达到融会贯通,提高自身暗黑实力的。

所以,雅兰并没有提出反对夜月来学习水系魔法的意思。

“这位同学,你怎么也把契约魔兽带到教室啦?”雅兰看到狮狮后,对傲天说道。

“报告老师,狮狮不是我的契约魔兽,他是我兄弟。我们并没有签订契约呀。”傲天实话实说。

“不是契约魔兽,你叫什么名字?”雅兰有点不相信。她看到这个有点邪邪的男子,无意中还透出贪婪的霸道、有点玩味的眼神。虽然是一闪即逝的眼神,但雅兰捕捉到了。

“我叫傲天,傲视天下的傲天。”傲天傲然的回答。

雅兰也被傲天自信傲然的神态所吸引,随即自我调整过来,有点懊悔自己的表现,带着生气的味道狠狠道:“我不管你是谁,只要在我课堂上,就不允许任何人携带魔兽进教室。”

说完,就回到讲台上。

傲天也被雅兰的狠话搞得莫名其妙,他本来想给雅兰留一个好印象,结果适得其反,他有点懊悔的拍了拍头。

正好,下课铃响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就是路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泰达西诺尔

蜡米兔

泰达西诺尔

点修成道

泰达西诺尔

大道青天

泰达西诺尔

猷莫

泰达西诺尔

杭格格

泰达西诺尔

八二年自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