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年货》。

”老萧说:“它一定是用机关发。这紫衣少女却走到她面前,冷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沈杰當然不會說破。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大船外面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呦,你們兩個也在這里。”張總走進船艙中,一眼就看就看到正坐在兩個高腳凳上吃飯的沈杰兩人。

老潘在里面找了一會,發現了非常多吃的喝的,“你看看,這里竟然什么都有,我就說這小子肯定有問題。”臉上放光說到,“這還是82年。”他拿起一個紅酒杯,臉上放光的說到。

小興看到倉里面的吃的更是嘴張得老大,“有什么大驚小怪的。”馬進不屑的說了一聲。

“這小子多半以前就在這個島上。”趙天龍指著沈杰說到。

“我說過讓你們碰了嗎?”一聲平常的聲音傳到了艙內所有人的耳朵里。

“你小子上天了是吧。”趙天龍拿著手中的刀指著沈杰,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沈杰。”露西被趙天龍嚇了一跳,在旁邊拽了一下沈杰的衣袖,臉上擔憂的看著他。

“這里的東西是我先發現的,也就是我的,誰讓你們亂碰的。”沈杰目光凝視著張總和趙天龍。

“你小子不要覺得自己有兩下子就覺得自己牛、逼。這里我們人多,你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張總冷冷的說到。

沈杰走到了張總面前,平靜的望著他,“真的?”

趙天龍趁這個時候暴起砍向沈杰,張總被趙天龍的舉動嚇了一跳,繼而他就聽到彭的一聲巨響傳來,艙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那聲巨響看去,趙天龍的身體大半個嵌入酒吧柜子中,整個人一動不動的。

張總一輩子都難以忘記這一刻,就在剛剛趙天龍砍過來的時候,眼前的青年幾乎同時消失了,繼而就聽到巨響,這也就說在小趙沖來的時候,這個沈杰還能夠迅速反擊將其擊飛,這簡直超出了他對人類的認知。

“乖乖,這小子也太他、媽厲害了。”一旁的馬進也被剛剛的一幕驚到了。小興更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沈杰。

“你把剛剛的話再重復一遍。”什么時候張總發現這個人又出現在自己面前。

“我們這么多人也不能光看著挨餓,你說是不是。”張總臉上有些掛不住,他現在還真怕他突然給自己來一下。

“我當然不會讓你們餓著,不過你們得聽我的。都聽清楚了嗎。育沒完全吧?”“嘖,你怎么一個球都進不了?就這還打冰球?你是來羞辱冰球的吧?”“啊,怎么還生氣了?要哭了?還是不是男人啦,這點事就要哭了?小娘炮!”

李歸海都要氣死了,恨恨咬牙:“誰哭了?”

半小時后,霍英與李歸海都氣喘吁吁的癱軟在冰面上,像是兩條被命運狠狠鞭笞的咸魚。

銅球與快搶手雖然也滿頭大汗,但兩人都笑的格外舒暢,還當著他兩的面交談心得體會,言語中全是不經意的炫耀和蔑視。

快搶手道:“小朋友們還起不來呢,嘖嘖,這體力可真弱啊。”

銅球接腔道:“膽子也小,嘿嘿,逗起來可有意思,一點都不帶反抗的。”

王翼又適時的在一旁道:“行啦,打半天球了,先弄點東西吃吧。”

又朝霍英兩人道:“現在知道人外有人了吧?整天一副尾巴翹上天的模樣,這回吃癟了吧,都好好記著教訓!我話放在這兒,不贏了他們咱們就不走!”

霍英和李歸海都有些說不出話,此時心底那股不服才算是徹底被磨掉了。

而銅球等人也不再看從地面上相攜爬起的兩人,朝王翼道:“成啊,這湖里就長著一種魚,味道超棒,等著,我給你弄兩條嘗嘗啊。”

說著話就嗖的一下滑出去老遠,就地找了個冰窟窿,又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套釣魚桿,就那么盤腿坐在冰面上開始釣魚。

李歸海抿了抿唇,默不作聲的跟了上去。

剩下的快槍手也朝王翼笑道:“他釣魚的手藝不行,還得看我,你先隨便轉轉,看我給你露兩手。”

說著也轉身就要走,卻被霍英一把攔住,霍英急聲道:“別走啊大叔,咱們聊會天唄,您到底怎么做到這么快的?我看您在冰面上滑的那叫一個順溜,閃電一樣,教教我唄。”

快槍手就笑,做沉思狀。

霍英急的直搓手,眼巴巴的瞧著他。

半晌,卻見那人惡劣的一抬頭,道:“餓了,啥都想不起來了。”

霍英:“……”

霍英想揍人。

但快槍手已哼著歌壞塊的奔去了一處冰窟窿處,優哉游哉的給魚線掛餌,慢條斯理的開始釣魚。

看热闹,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巳不行了,我处处炫耀我的神眼

这群人全都训练有素,他们是整个烈焰王国最为精锐的存在。

为首的这个人是一个满脸胡子的烈焰魔法师,可以说看他满脸胡子,就知道他的年纪一定不能小了。

他满脸的充满了一种未知的愤怒。就好像这种愤怒是他独有的。

狠狠的瞅了一圈,面前的这群学生。要好像这群学生跟他有个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你们这里的校长是乔治海姆尼斯吗?”他说话的声音恶狠狠的。好像这件事情对他极为重要一样。

乔治海姆尼斯一眼就看到面前这个人就是整个烈焰王国的大魔法师也是整个魔法王国的大统领。

“真没想到能让奎拉斯鹿角来到我这里,这真的是我这个小学校的三生有幸啊。”

乔治海姆尼斯大声的喊着,尽可能把所有火焰士兵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来,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尽快的疏散学生了。

“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见过的那个乔治海姆尼斯。”

奎拉斯鹿角大声的喊叫着。他非常愤怒,甚至愤怒的有些不知道暴跳如雷起来。

“这世间的万物总是在无时无刻中发生变化的,你认为你已经掌控了这时间的变化,但却并没有完全掌控。”

乔治海姆尼斯飘飘然的落了下来,他很愤怒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他感觉到一股愤怒的感情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

这群在他眼里可有可无的,甚至说是毫无作用和作为的小怪物们。竟然来到自己这个高贵无比的学校。这实在让他有些愤怒和生气。

“我告诉过你们你们任何一个精灵族的人敢来到我这里,敢踏上我这片土地迎接你们的是什么?你们想来也很清楚吧。”

一边说着,他手里慢慢的凝聚成一个赤色的火球,这个是地狱之火的火球,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够在黑暗魔法中寻找到自己的一条路。

“他竟然也会黑暗魔法。”

沙古斯惊讶的喊着,确实如此,他以为身为一个魔法学校的校长,大部分的时候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而不是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制造出这一种种的幻觉。

但他没想到,原来身为魔法学校的校长一个最应该抵制和抵御黑魔法的牵线,竟然也是非常认同黑魔法的存在。

“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他竟然也是一个黑魔法的大师。”

不要说杀无赦,就连很多仰慕他的学生,现在都冷眼旁观的发现自己以前一直仰慕的校长竟然也会使用黑魔法也会使用,这个对他们来说是禁术的东西。

烈焰腾腾的燃烧着朝着奎拉斯鹿角飞了过去。

“你以为你的火焰就算是有了恶魔的加持就可以超过我们吗?那简直是在开玩笑。”

只见奎拉斯鹿角左脚轻轻踏出去,紧接着跟上右脚之后一个闪身,把这个火焰轻而易举地闪开了,而这团火焰砸在校园的城墙上之后顿时消灭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沐白玨其他幾個兒子呢?”沉默半晌,李衍再度發問。

蘇靈兒皺眉思索了許久,這才回憶起了所閱情報上被一筆帶過的內容,一臉歉意地答道:“我不確定記沒記錯,好像都在一個多月前被沐白玨解除了禁足。具體在干什么我也記不太清了。”

李衍拍了拍蘇靈兒的手背道:“辛苦你了。不出意外的話,沐白玨應該是向夏伊墨那邊認輸了。放出他幾個兒子做誘餌,怕是他給夏伊墨的投名狀。”

“這……何以見得?”蘇靈兒疑惑道。

李衍嘆了口氣,眉頭緊鎖道:“照凌兄所說,沐白玨這一方許多謀臣、將軍身邊都有人暗中護衛。而這幾個月沐白玨損失慘重,這些護衛又是從哪里抽調的呢?夏伊墨那邊實力保存完好,應該是她在暗中操控了。”

蘇靈兒聽完苦澀一笑,問道:“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我猜的未必是對的,況且就算我猜對了,凌兄他們三個已經離開,應該不至于暴露。既然人都抓了,不賭一把就丟牌那可太虧了。”李衍面露狠聲,盯了一眼昏迷的沐白霜,轉頭望向蘇靈兒道,“答應我,若是情況有變,你一定要保住自己性命。”

“那你呢?”蘇靈兒咬了咬牙,不舍道。

“不出動兩個以上玉花境供奉,想抓我是不可能的。況且我這身體,也不用擔心受傷什么的。”李衍重重呼了口氣道,“徐南橘都沒殺死我,韓國的廢物還沒這個本事。”

蘇靈兒早已聽懂了李衍的意思。一個沐白霜而已,丟了便丟了,本犯不著他去拼命。他說這些話,無非是想要引開追兵,讓自己脫身罷了。畢竟跟隨李衍上陣多次,就算不為救沐白霜,韓國的人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殺掉自己和李衍。

“那你得跟我保證,保證你一定能活著回到鄭國。”蘇靈兒眼眶微紅,語調中有點哽咽,“還有,若是我失手被抓了,你一定不準來救我!有多遠跑多遠!”

“啊……哦!”李衍遲疑了一下,也不知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別敷衍我!我要你肯定的保證!”雖說身處韓國比面對四圣風險小許多,但若真被圍攻,以李衍的實力也是兇多吉少。蘇靈兒并不想留在他身邊做累贅,只想聽他親口保證。

“傻!我就隨便猜猜,也不一定真的中了沐白玨和夏伊墨的算計。”見蘇靈兒不依不撓,李衍輕輕吻去她臉頰上的淚水,柔聲道,“好!我保證,一定會活著回到鄭國見你的。”

李衍只答應了蘇靈兒前一個要求,至于后一個要求,死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為了性命拋棄了自己珍視的人。

“要不……我們回去吧?叫上凌大哥他們三個,我們九個人一起殺出去,誰攔得住?”蘇靈兒依然難以安心,第一次和李衍提出相反的意見。

這自然是最安全的方案,但毫無疑問會毀掉李衍精心謀劃的布局。時間不等人,李衍沒有將棋局打亂新起一盤的機會了。李衍沉思了半晌,沒有直接拒絕,重重將蘇靈兒摟在懷中,下巴貼著蘇靈兒的額頭鄭重道:“放心!我的命很硬的。”

馬車繼續向著城門駛去,東邊的天際漸漸翻出魚肚白來。宵禁即將解除,城樓上依稀可見士兵站崗。本該寧靜祥和的清晨,又會否出現不和諧的聲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年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仙何在

回首皆是萧瑟

剑仙何在

黑玛瑙

剑仙何在

快看那只二哈

剑仙何在

真是个笨蛋

剑仙何在

℃寒冰

剑仙何在

妗昭初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