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劫匪》。

他书写《双城记》、《雾都孤儿,披阅竟日,真不减武库。最后

出了大理寺大獄來到外邊,天色已經全黑了。山坡上樹木森然,夜風冷的有些過分。上了等候的馬車,從林濤如潮的山坡快速來到街市之上,方子安依舊心中難以平復。

眼前的街市上另外一個世界,夜市燈火璀璨,紅男綠女在街市上穿梭來往,店鋪里人潮涌動,歌肆酒館里人聲鼎沸。依舊是繁華的臨安夜市之景。然而誰能想象,在這繁華的人間,還存在一個另外的世界。那里陰森黑暗壓抑恐怖,那里的人生活在絕望之中。那里是人間地獄。

方子安不能想象,如果自己身處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會如何,或許會發瘋吧,或許也會不抱任何希望,失去生的渴望吧。

周鈞正的那些話方子安雖然欽佩之極,但在生死的問題上,方子安是不敢茍同的。在方子安看來,死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有生機,便不能放棄。先生說希望以自己的死來激發天下人心中的火種,但在方子安看來,先生太理想化了。眼前的男男女女,天下的蕓蕓眾生,其實絕大多數是希望能夠茍安的。這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只是希望能安安分分的活下去,能夠平平安安的過完他們的一生,這其實是最為樸素的愿望。絕大多數人如果不到絕境之中,是絕對不會鋌而走險的,像刺殺秦檜的事情,往往最終只是他們口中的談資。或許從內心之中,他們確實欽佩敢于行動的這些人,或許當先生等人被秦檜殺了之后,他們也會唏噓不已。但是,指望著以此激發他們抗爭是不現實的。

但是,方子安卻又不得不欽佩周鈞正的作為。和蕓蕓眾生一對比,便知高下之分,便知人格之高貴,信念之可貴。有人可以忍受屈辱茍安一世,有人卻愿意以死相博,無懼生死。人和人當然是不同的。而往往歷史的車輪便是那些站在峰頂上的人驅動的,因為他們是引領者,是開拓者,是看得清遠處的人。

站在方子安的角度,他當然還是要繼續努力營救。雖然先生不肯聽從自己的建議去翻供,自己還是不能放棄。這一次未能說服,也許下一次能說服。方子安決定,這幾日再來探視一趟,再努力說服周鈞正。

……

回到家中,已經是初更時分。張若梅做好了晚飯在燈下等著方子安,方子安回來,她很是高興,招呼方子安趁熱吃飯,連飯都盛著送到方子安手邊。

方子安情緒低落,也沒有什么胃口,吃了幾口便放下筷子不吃了。

“怎么?我燒的飯不好吃么?還是菜不合胃口?對不住,我其實廚藝也不佳,實在是抱歉的很。”張若梅歉疚的道。

方子安擺擺手道:“不關你的事,是我心情不好。”

張若梅靜靜的看著方子安,其實她從進門后方子安的臉色便看出此行不順了。只是方子安不說,她也不能多嘴詢問。

方子安也不隱瞞,將此行所經歷之事說了一遍,張若梅半晌無言,輕嘆一聲道:“找機會再勸勸周先生吧,或許下一次他便愿意配合了。”

方子安微微搖頭,輕聲道:“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先生今日的話似有訣別之意,我擔心先生他會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張若梅忙道:“莫要多想,你不想吃,便洗個澡睡一覺,平復一下心境。我知道,去了那種地方,心里顯然不好受,再說還有你的老師在里邊受苦。你見了,心里自然更難受。去洗個澡吧,我給你燒水去。”

方子安點點頭,嘆息道:“我確實需要洗個熱水澡,我到現在身上都是冷的,那地方太可怕了。或許你是對的。”

方子安在大水缸里泡著的時候,張若梅將方子安身上的那套行頭塞進了灶火里燒了個干干凈凈。進過牢獄的衣服帶著晦氣,她要將晦氣燒掉,這樣方子安或許便會情緒變好了。

……

次日清晨,方子安早早醒來。這一夜做了好幾個噩夢,其實并未睡得踏實,但是感覺已經好多了,心情也平復了許多。

洗漱完畢,取了鈍劍來到院子一角芭蕉樹從中的一小片空地上,活動了活動手腳之后,方子安開始練習劍術。這段時間有些荒廢練習,心情欠佳之時練習武技倒是可以舒緩心情。

在后世當兵的那幾年時間里,因為兵種的特殊性,學的東西非常龐雜。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各種槍械的使用以及近身格斗術和各種冷兵刃的套路。近身搏斗和冷兵刃的使用在某些時候比槍械更加有用。比如在某些特別的場合,需要悄無聲息的控制對手,不能發出槍聲驚動敵人,便可用軍體格斗術和匕首短刀短劍等冷兵刃來達到目的。軍隊里一现,放在他们的腿上,不多久,两个小家伙的脸色就变好了,洛崖继续运用玄天功,这种高强度的支撑可能导致他们双腿残废,所以必须要赶紧梳理一下!

原本二人的手就有些残废,若是双腿再废了,就算是洛崖想收他们也是于事无补,因为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废人了!洛崖不断的揉搓之下两个孩子时不时咧咧嘴,那种痛苦还是存在的!

洛崖命下人烧水,他他们二人放入水中,里面加入一些药材调理!就在他们晕倒的那一刻,洛崖已经决定要收他们,但是不会是当徒弟,跟着他就好,洛崖不喜欢收徒,太麻烦了!

安排好这些,洛崖进入到那神机玲珑之中,千神机此时正在看着那颗金蛋,洛崖上前问道

“千老是怎么了,太久没有见到活物了吗?”洛崖话音刚落,就看到那千神机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嘘!

洛崖也看向那金蛋,只见那金蛋竟然在蠕动,看来这二倍速对它也是极为有用,这里又是鸿蒙灵气,不是简单的灵气,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回事如何呢!

“千老,这是个什么鸟?应该会很厉害吧!要是不厉害我们就烤了吃掉!”洛崖一脸邪笑看着千神机说道。

“鸟?无知真可怕,人家可是神兽!雷鹏!你竟然还想烤着吃,想什么玩意儿呢!”千神机说着缕缕身前的胡须。

千神机早就使用搜魂了,那金蛋之中原本以为回事金翅大鹏,但是千神机却是发现是雷鹏!这种也是与那金翅大鹏一个种类的神兽!不过却是更加稀有!

“开个玩笑嘛!千爷爷不要这么认真好不好!”洛崖赶紧解释道。

“那雷鹏喜欢雷电聚集的地方,天生可以吞雷,借此雷电洗礼自身,达到不断的蜕变,当年我曾经见到过一只成熟期的雷鹏只是一爪就毁灭了一座山峰!”千神机看着洛崖说道。

洛崖却是不懂,但是还是点点头,没事,他不用懂,就是知道这个小家伙很牛逼就好了。这个家伙应该是那魔鹏后裔之中产生异变的那个!没有想到让洛崖捡漏了!

洛崖把一颗冒着雷电之力的道果放在那金蛋旁边,那金蛋果然震动的更加剧烈了,小家伙看来是已经感受到了,破壳之日不远了!洛崖看着千神机说道

“我现在运用炼神图录每日都在训练精神力,但是为何最近不见有太大的进步了!”

“你遇到了瓶颈了,那蓝袍界力上升到红袍界力虽说仅仅一字之差,但是这条沟壑却阻挡了许多人,你需要对界力的感知!不仅仅是修炼界力就好了,修炼若仅仅是时间的积累,那那里还有后人的事,这里面需要天赋,机遇,努力,感悟!”千神机说道。

洛崖听懂了,就是说他不行呗!于是就开始修炼那些武技,九界伏天决已经被他修炼完了第一层,而那万法参同契也在不断的融合他的武技神通,也会把他变得越来越强!

不过千神机说的夜市没有任何错的,若是仅仅时间堆积,恐怕是没有人能搞过洛崖,因为他可以使用灵石不断的叠加,那些小辈那里会是对手,但是事实证明这样根本不行!

洛崖心中也是无奈,不突破让他能怎么办,继续修炼呗!随后拿起一个道果开始感知!但是洛崖感知了一夜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随后就趴在那道果上咬了一口,之听见嘎嘣咯嘣的声音,那千神机看到洛崖的吃相,洛崖说道

“不错不错,味道还很好,咯嘣脆!”

说完一口吞下那半颗道果,这半颗道果也有两三个苹果大小,洛崖的嘴可真大啊!文明的时候那是超级文雅,若是放浪起来,恐怕是洛崖自己呀怕!

第二天也紧接着到来了,今日那两个小家伙也早早的醒了,就站在洛崖的身前,洛崖也睁开了眼,看到了两个小家伙,心中也是无奈,说道

“你们以后就跟着我吧!不必拜师,我会教你们一些技艺!若是你们学的好,我会让你们帮我做一些事情!”

那两个孩子心中大喜,立马跪在洛崖的身前,齐声说道

“谢谢洛少爷!我们定然全力以赴!”

“你们叫什么名字?”洛崖问道。

“我们被抓来太久了,我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那些人都不让我们叫名字。”那个眼球为黑色的少年说道。

洛崖也是沉默了片刻,看着眼前二人,心生一计,说道

“你们的眼球一个白一个黑,不如就叫黑白无常好了,无常鬼,索命、勾魂、夺魄!”

李红袖动容道:你是说,柳无眉被刺了一刀。叶开忽然回头,看

一個金丹高手收拾七個筑基修士很正常。

反過來呢?

一個筑基修士對付七個金丹高手結局會如何?

看盧小月就知道了。

左一飛哪怕身體再疼也無懼無悔,絕靈斬一閃而出,雙手握緊殺生劍全力劈砍而下,小山被劍法的巧勁硬是斬成兩半。

韋心的蟠龍千生枝已然縮小了大半,大樹枝橫向一掃直接打飛了兩個金丹高手的法術,甚至樹枝被水靈劍氣斬掉了一大截也在所不惜。

求億連手中的影魂羅杖全力一指!小箭塔瞬間扶正,兩百多根細小箭矢極速生成全力射擊,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受傷的半老徐娘。

至于主角盧小月,時間間隔太短,地火焚心簪還沒能醞釀到極致,但姑娘毫不猶疑就是一甩手,不成型的小火鳥直撲半老徐娘胸口。

“我擦!”

雖然已經看到幾次了,但再次見到這種不需要任何指揮的默契,段由索依舊欽佩。

半老徐娘想罵娘,可惜根本沒機會。

求億連這家伙絕對是悶騷,那攻擊方式比他的形象還要猥瑣,并且這家伙專門修煉靈魂能力,準確度高得可怕,小箭看似漫天飛舞實則目標明確,幾乎都是盯著半老徐娘的眉心,雙眼,嘴巴,脖子,心臟和小腹而去,并且小箭速度太快,威力太強。半老徐娘還真是本能的被震撼了,如此破火鳥到來的時候災難當然來了。

所有修士都看著那胸膛被燒出個大窟窿,而后龐大的藥力在想方設法壓制火焰并修復身體,而后再被燒毀,兩種力量拉鋸的結果就是。

“啊……”

半老徐娘叫得是那個凄慘。

段由索隨后都有點恐慌。

根本沒有半點同情心,更沒有半點分心。

求億連的箭塔繼續在生成小箭并盯死了半老徐娘不停的射,盧小月則把身上的美酒靈力與體內的火靈力全力結合急劇加速醞釀火靈力,那雙眼睛中除了半老徐娘的死亡外再無它物。韋心的小樹枝正在繞向半老徐娘腳下。

左一飛同樣沒閑著,小子已經接著掩護加速沖向前了。

盧小月仿佛已經計算完了一切,比上次威力大得多的破火鳥一下閃在半老徐娘腦袋上:“一飛,回來!”

左一飛已經受傷,盧小月不會允許他被六個金丹高手殺掉。

“殺,殺……”

半老徐娘的聲音很快就隨著腦袋的來回拉鋸越來越弱,如此現場修士這才從震撼中清醒過來,最瘦削的女修目光一寒:“姐妹們,快殺了她!不然要出事。”

另一女修更發現了問題:“不要停下攻擊,小姑娘受傷了,剛才的威力都是我們酒香齋的血河之淚酒,這酒很快就會耗盡。”

“沒錯!”又一個女修確定了,“這小娘皮受了重傷,只要逼迫她多出手幾次她自己就得爆掉,姐妹們,就盯著她打。”

“殺!”

酒香齋六個女修隨之全力出手,并且她們現學現賣把所有攻擊都鎖定了盧小月。

“快保護她!”段由索最明白盧小月的價值,這家伙甚至主動靠向盧小月讓盧小月身上的熱力把自己身上的寒冰融化掉一種信任,同時也表現出了古時女性的沒有獨力性的一種普遍狀態。

......

唐童回去了,帶回了楊四很可能逃往建寧府的消息,帶回了尚德公主的一種態度。

看著唐童空手而加,原本錢僧保的臉上是冷厲的,甚至還準備就此事問責。可在聽到連尚德公主都出了面,還有那一番言論的時候,即知道,想拿楊四打人的事情在楊晨東身上做文章是不智之舉。

即然沒有好處,他當然不想在身陷其中,當下隨便安排一個小太監去給賽刊王傳話,說是兇犯在逃,正在抓捕,便把此事扔到了一旁。

賽刊王原本因為侍衛隊長妥格兒的事情正窩著火,小太監傳話之時他更發了怒。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進行了轉移,不為別的,只是因為事瓦剌在大明京師中的探子傳來消息,說是聯系到了可以買到高產土豆的貨主。

相比于一個侍衛隊長被打,高產土豆這種關瓦剌國運的事情當然更為重要了。賽刊王一心就撲在了土豆的事情上,還安排了最信任的妥格兒去承辦這件事情。用他的話說,這件事情做好了,就可以立下大功,到時候在兄長也先面前也有了一份功勞,那時被提拔也好,被厚賞也罷,都沒有絲毫的問題。

有了正事可做,妥格兒也暫時的放下了手中的恩怨,帶上了四名身手不錯的屬下外加一名密探的指引一行六人與那土豆賣家見面·交易。

或許是為了獲取基本的信任,貨主先行提供了足足兩袋子的土豆種子。當這些東西被送到了驛站的時候,賽刊王親自出面檢查,確定無誤之后,這才有了見面之事。

貨主好像是一個很小心的人,安排見面的地點是在一個偏僻巷中的小院里。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這里很少被城中兵馬司的人所關注,安全性從表面上看去自然是沒有什么問題。

但這畢竟是在大明京師中進行交易,一旦出了問題,被明朝看中他們的所圖,怕少不得會是一個大麻煩。對于這樣的偏僻的地點交易,妥格兒內心是贊成的。只是為了安全,他還是做了兩手準備。

一個是身上沒有帶什么銀兩,這樣,就算是對方想要打什么鬼主意的話,沒有足夠的好處也是不會輕易下手的。

二就是將四名屬下分派在了這巷子的周圍,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四人可以遙相呼應,引出動靜來。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人可以做到在悄無生息中,一下子就解決自己的四名屬下,只要有一人發現了情況不對,那就可以大叫之下引來別人的注意。

安排好了一切,妥格兒這才帶著那名密探來到了小巷之中,在一番觀察下沒有什么意外情況時,這才進入那個無人所住的院落。

妥格兒自信安排好了一切,甚至是天衣無縫,但他并不知道還有一種叫狙擊槍的東西,更不知道,這東西竟然還可以裝上一種他聞所未聞的消音·器,以保證可以在千米之外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簡單。

也就在妥格兒按要求進入小院的時候,在外圍,刀嘯帶著第二侍衛小隊的十名成員早早就趕到了這里,并在細心的檢查著槍支和裝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劫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猛将之后

宁溪南

猛将之后

半枝雪

猛将之后

天地知我心二

猛将之后

杰克威尔斯

猛将之后

叫绝世的剑

猛将之后

紫洙寒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