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容易解决》。

他照顾她、保护她,也许只不过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谷千

它的材质是一种特殊木料,摸上去有些金属质感,非常坚硬。

它和寂空剑一样,都是初生灵器,还没到一转。

“走吧!”

莫千鸿将天音兽抱在怀里,踏上瀚海飞舟,坐下来。

飞舟两侧各有一块镶嵌孔,他放入两颗上品灵石后,便感应到了从沉眠中苏醒的舟灵。

舟灵只是一股朦胧的意识,无法和人言语沟通,但可以理解主人传达出来的意念。

莫千鸿从指尖挤出一滴血,落入舟中。

舟灵认主后,便知道了莫千鸿想要去哪的想法,呼的一下,浮空而起,往杏林山脉的方向飞去。

两颗上品灵石可以让瀚海飞舟以道痕三境初成的速度飞行一个时辰,若要加速,则持续的时间减少,反之,持续的时间增加。

第二天中午,莫千鸿回到了杏林山脉。

这里是和小鱼村相反的一侧,周围没有什么村子,只有郁郁葱葱的大树。

一人一兽站在山脚下,魂力散开,查探周围情况。

“这里没有人,也没有灵兽,小月,你现在吃吗?”

天音兽点点头:“拿出来吧,我感受一下被遗忘的‘预测’天赋到底是什么。”

“好!”

莫千鸿取出玉盒。

天音兽服下铃仙草,浑身一震,眼睛里迸射出银色星光,被这道目光盯着,会感觉被透视了一般,不仅身体,连所有记忆都无法隐藏。

莫千鸿只瞄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原来这就是‘预测’……”

天音兽像是想起了什么,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杏林山脉上,盯着它看了足足半柱香时间。

时间一到,银色星光隐去,花了一百六十万上品灵石的宝药就此消耗殆尽。

“怎么样?”莫千鸿声音有些发颤,花了这么多灵石,不会没有效果吧?

“瞧你那样!”天音兽白了他一眼,“老娘是谁,一出马还有办不成的吗?放心,进入三才九耀阵的方法,和那颗上古仙种的位置,我都已经预测到了。”

“准吗?”

天音兽道:“八九不离十,不过我们的动作要快一点,那颗上古仙种似乎今天就会复苏,等它复苏,应该就能化形,拥有移动能力了,那时再找它,会很麻烦。”

“好,”莫千鸿收起玉盒,“我们现在就进山!往哪个方向走?”

天音兽道:“跟我来。”

它带着莫千鸿左兜右转,来到了一个小土坡上。

天音兽道:“就这里了,看到前面开的紫色小花没?”

莫千鸿打量了一下:“看到了,但这好像是寻常野花啊。”

天音兽道:“是野花没错,不过它的上方三十米处,有一个微小的空间节点,这空间节点平时都是封闭的,只是我刚才预测,过半个时辰,杏林山脉的山体会有轻微震荡,到时,天地灵气也会有所波动,继而影响到三才九耀阵,然后,这个空间节点就会开启一个缺口,持续三个呼吸的时间,你听我指挥,到时跳进去,就能进入三才九耀阵了,而且不会被人发现!”

“原来是这样,那我在这里等一会。”

莫千鸿原地坐下,调整气息,双手各握一颗上品灵石,开始修炼起九霄御灵诀。

时间缓缓过去,突然,一个人影闯入了莫千鸿的魂力感应范围,直奔他而来,速度极快。

“谁?”

莫千鸿吃了一惊,中断修炼,看向左侧。

“隔着这么远就能发现我,小子,你魂力很强啊!”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如指甲刮过棺材板,让人汗毛直竖。

声音刚响起时,离这里还有千余米,可讲完时,人已不到三百米。

嗖!

这个人影落在了前方一棵大树的枝干上。

莫千鸿抬头一看,此人七十来岁,穿着朴素灰袍,身形枯瘦,面无表情。

“是你,炼骨长老!”

莫千鸿一下站起,取出寂空剑,同时,他看到在炼骨长老的身后,还有两个被道力之绳束缚着的修士。

“小柔,沈不凡!”

莫千鸿惊呼,这两个被道力之绳束缚着的,竟然是一个多月未见的姜柔和沈不凡!

他们身上都有伤,特别是沈不凡,两边脸各有一个红通通的手掌印,嘴也肿着。

“千鸿师兄!”姜柔叫了一声,两眼发红,有担心,也有自责。

沈不凡则一言不发。

炼骨长老冷笑了一下道:“小子,终于让我找到你了,你可真会跑啊!上次有那个姜落拦着,这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莫千鸿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姜柔:“小柔,你怎么被他抓住了?”

同时,之所以说燕飞非常的有分度,是因为燕飞对着这些行政工作人员表达了感谢。

这些行政工作人员,还真的是挺及时的,有一点及时雨的那种感觉,短短时间之内,都已经迅速的把这些人给抓过来了。

如果燕飞所料不差的话,这些人正好是先前的时候针对自己落井下石的那一些人。

他们既然已经被抓过来了,燕飞当然是心中舒爽的,因此上,燕飞冲着那些行政工作人员们点了点头。

“辛苦大家了,真的是辛苦大家了,今天这件事情,咱们是大水冲......

你若想在这方面得到一些,就得,朗声道:今日两位如是仗着人

“即将消耗宿主能量”

只见一串串微弱的红光从沈杰身上吸到紫光中,没过一会儿,他的身体就会冰冷一些。

“开启成功,现在开始绑定宿主。”

而此时在一个破旧的小亭子里,年轻貌美的女生紧紧的抱住一个青年男子,她的身体被冻得浑身发抖,已经一个多小时,他的脸色相比刚刚好了很多,已经红润了一些。

不过现在沈杰已经醒过来,叶菲根本没有发觉,这一个多小时对于沈杰来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现在还处于完全懵逼状态,刚刚梦中的一切好像是真的一样,现在几乎能够清晰的记得。

“史上最强勇敢系统?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恭喜宿主绑定本系统成功。”一声十八岁的女生声音忽然在沈杰脑海里出现,一听这声音就能感觉这声音的主人绝对是一个大美女,而且是很有性格的那一种。

沈杰却被吓的浑身抖了一下,这个声音竟然和梦中的一模一样。叶菲感觉到了他的抖.动,抱着他的身体松了一些,“你终于醒过来了。”沈杰看到了她眼角的泪痕。

叶菲看到他望过来的眼神,一片空洞,脸上被吓得雪白。“沈杰,你这是怎么了?”她焦急的问道。

此时的沈杰脑海中不断的出现那个女生的声音“主人,我是最强勇敢系统小碧,现在发布第一个任务:作为世间最大最漂亮的系统的主人,怎能受到伤害却不报仇,请主人找出要杀你的敌人,让其臣服在你的脚下。任务奖励:主人身体能量增加一倍。”

刚刚听完这些,沈杰眼前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女生的面孔。她悲哀的看向这个似乎已经被烧成沙比的男子,在这冰天雪地里,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杰还有些难以置信刚刚发生在身上的一切,幻觉竟然出现的这么的真实,难怪精神病会觉得意识里出现的就是真实的,“我们先找一个宾馆休息一下。”沈杰抚摸了一下叶菲的脸庞,鹅蛋形的美人脸上被风吹的干燥了许多,他没想到竟然会有一天流落到这个境地,她的脸上一下绽开了笑容,把沈杰美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上学经常要用到身份证,他总是把它装在口袋里,找到距离这里一个地铁站外的宝隆酒店,他让叶菲躲在外面,自己先去开了房间,然后在酒店人员没看到的时候和叶菲打了个招呼跑了上去。

躺在酒店床上,叶菲躺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看着她安静的表情,他心里满满的慰藉,暂时忘了所有的不快,白天发生的场景却不知不觉出现在脑海里,任他想要忘记现在却没法回去,他觉得特别的难受,叶菲这样的大美女完全可以从以前追她的几个富二代中选一个嫁了,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但她却选择在中海边工作边陪自己读书,现在自己竟然被人追着无家可归。

“难道是那个贱.人。”沈杰脑海里一直就在想到底是得罪哪个人,越想越觉得是她,厦鹃,这个女人是他博二的师姐,当然,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贱.人,这个女人也是个屌丝女,但是当年在首都某个大的事业单位读研的时候,她导师很有钱,而且家族很强大,她使出所有手段终于成功认其为妈,读博以后天天在他们这帮师弟师妹面前吹.逼,连放假也不回家看父母,而是去首都看干妈。

她平时对教研室的师弟师妹都不好,平时大家都忍着她,有一次竟然又把他可爱的师妹讲的哭了,他师妹气不过和她讲理,厦鹃语言恶毒至极,小师妹心理受到极大打击,频繁到校医院看心理医生。

沈杰当然不能忍,当面将她训斥的体无完肤,而此女扬言报复沈杰,张牙舞爪的抓向沈杰。依沈杰以前孑然一身的性格绝对当场教她做人,但奈何学校为名校,一旦这样多半被开除,考虑到叶菲那么相信自己,还有家乡全村人的期望,也就忍下了。

他后来更是偶然间听说她曾经在研三期间毒死过一个师弟,他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个女的,但是心里面却生出一股无力感,如果真的那样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再也不能和叶菲过上安定的生活了,沈杰心里好难受。

……

進入怒喰狀態之后,楊磐開始催動自己的血統,一種屬于恐暴龍的氣息開始逐漸散發出來。

本來有些猶豫且畏懼的牛龍在感受到楊磐所散發的氣息后,本來尚存的一絲攻擊欲望也瓦解了,喉嚨中開始發出嗚嗚的哀鳴聲,那感覺就像是拆家被抓后向主人求饒的二哈。

“吼!”怒喰狀態下的楊磐朝著牛龍使用了狂暴怒吼技能,不過這次技能效果并不是很強,更多是威脅恐懼的作用。

果然,在聽到狂暴怒吼的聲音之后,牛龍明顯聽懂了其中蘊含的意思,喉嚨中的嗚嗚聲也消失了,整條恐龍更是一動不動的匍匐在了地面上,表現得十分順從。

楊磐看到牛龍的狀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雙腳一蹬地面,直接跳到了牛龍的腦袋上,可這是這時卻牛龍感覺有些不適,頭部微動下意識想要晃一晃頭。

可是正在它頭上站立的楊磐這時突然在它頭上跺了一腳,并且再次使用了技能狂暴怒吼,這才讓止住了牛龍甩頭的動作。

牛龍停止動作后,楊磐也離開了它的腦袋,來到了牛龍的背部找了個舒服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嘴里喊了一句‘起來’,同時手使勁拍了一下牛龍背部,而牛龍在吃痛之下也下意識的站了起來。

待牛龍站起來后,楊磐從屠夫的儲肉囊中取出了一塊角鼻龍的肉朝著牛龍的頭部一側扔了過去。

而牛龍見到頭部旁邊有物品飛過下意識張嘴咬了下去,結果在發現是鮮肉后就直接吞了下去。

正在牛龍背部坐著的楊磐看到牛龍把肉吃下去后,嘴角微微一勾,其實那件‘牛仔的繩套’讓他跟牛龍建立了一絲微弱的聯系,要不然被他暴揍一頓的牛龍早就跑了,怎么會在這里等他。

而憑借著‘牛仔的繩套’與牛龍建立的微弱聯系,楊磐也可以向牛龍傳達一些簡單的命令,比如,站起來,前進,加速之類的,至于那些什么做飯,跳舞之類的命令,你總不能指望一頭恐龍聽懂這些吧。

當然,這借助牛仔的繩套建立的聯系并不具備任何約束性,所以當楊磐的命令傳達給牛龍后,對方會不會執行命令,就要看楊磐自己的能力和手段了。

正因如此,楊磐若想將牛龍當做坐騎,還需要對它進行一番訓練才行。

而楊磐也清楚這些,但感受著體內逐漸開始涌上來的饑餓感,他不得不先將暴君束縛器重新穿戴在身上,以壓制身體活性,退出怒喰狀態,降低體內的能量消耗。

退出怒喰狀態后,牛龍好像有所察覺,腦袋略微向后一側,好像是要查看楊磐的狀態,不過緊接著它就被楊磐沉重的一拳制止了動作。

對付這些野獸絕對不能示弱,只要你稍顯弱勢它們就會撲上來,把你吃的連渣都不剩。

退出怒喰狀態后,楊磐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上個任務世界俊杰給它的應急壓縮口糧吃了起來以緩解腹內的饑餓和身體的虛弱。

雖然這些東西的口感和味道差的要命,但不得不說它蘊含的能量確實不少,甚至比普通肉類都高不少,在緊急情況下確實比肉更有效果。

一邊吃著東西,楊磐一邊向牛龍下達命令,若是牛龍聽從命令,他就會給它一塊角鼻龍的鮮肉,若是不聽命令,它就會用寄生蟲彎刀狠狠的抽它一下。

這種訓練方法跟平常訓練貓狗的方法差不多,雖然十分粗糙卻十分有效,不過十幾二十分鐘的功夫,牛龍就已經能夠基本聽從楊磐的命令了。

當然這種方法雖然有效過,但也很容易積累仇恨,比如牛龍在訓練的途中就因為抗拒懲罰而發生過暴動,但是被再次進入怒喰狀態的楊磐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其實以楊磐現在的戰斗力想要殺死牛龍完全不用進入怒喰狀態,只要拿出骨刀-狼牙,牛龍的防御就根本無法抵抗,再加上升到高級的武器精通-太刀,估計不出幾招就能將牛龍殺死。

可若是坐騎都死了,那他還騎什么呀,這明顯與他的初衷不符,所以為了能夠保證牛龍不會被他失手砍死,他只能選擇進入怒喰狀態,然后赤手空拳把它打趴下,這樣雖然費勁,但好歹不會出現差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容易解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武鬼煞

风云冷剑

神武鬼煞

天海山

神武鬼煞

逍遥的猪

神武鬼煞

萝北二饼

神武鬼煞

公子无奇

神武鬼煞

戏语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