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苍生》。

入了夜,天边一轮明月高悬。远处吹来的风隐隐带着大海的咸湿味。

离海不远了,李元抬头眺望,只是目所及之处,被一片黑幕笼罩着,阴沉的有些渗人。

从翡的口中得知,小岛的南端,是呈漏斗状。越往南,就越窄。

因此,到了这边,人数也逐渐聚集了起来。距离李元他们不远处,就有两只队伍在走着。

迎着夜色,又走了许远,估摸着到了晚上九点左右,这一路上,还没有遇到一只沙漠蝗虫。

要不是这里一直往南,离海越来越近,李元都怕已经走错路,闷得慌。就连林茵茵这雀跃的丫头都已经好久没说过话了。

“今天就先到这吧?”李元打破了沉默。

“嗯!”林小馨答应了声,此时她的俏脸上,已经多出几分疲惫。

于是,他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

因为翡没有准备营帐的缘故,林茵茵把自己的营帐借给了她,然后自己去和林小馨睡一块。

而李元,自然是一人一个帐篷了。

坐在营帐前,生了篝火,李元本打算安排守夜的人,不过却听翡说道:“呃,我想守夜的话应该不用了,如果听到对我们抱有恶意的声音的话,我会醒过来唤醒你们的。”

“哦!那就拜托你了!”李元惊喜过望。

三公里的范围,比一般人夜视能看到的,不知道要远多少了。

在野外,之前最让李元头疼的就是安排守夜的人。无论是守上半夜还是守下半夜,都会让人疲惫,影响到第二天的状态。

特别是一想到第二天可能还要沿着这荒凉的荒原,不知道走多久的时候。

“有人来了!”当李元他们整理好东西时,翡突然开口。李元他们心里一惊,不过旋即翡又是说道:“是茗茗,吴芷姐她们。”

李元松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没一会后,李元就听到一道兴奋的声音:“耶呼!我们一定走的最远了吧?”

沉默半晌,只听另外一道略显沉闷,又有些无语的声音响起:“前面有堆篝火,你没看见吗?”

“哪里哪里?”

“……”

吵吵嚷嚷着,李元他们面前蹦出一个虎头虎脑的身影,看到李元的时候,对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下:“李元?是你们!”

“你们来了啊!”李元淡淡一笑。

“你知道我们来了?”李元的反应让吴云一愣。

“嗯,你忘了我们这边翡的能力了?”李元笑着反问。

“呃……”吴云的脸色一僵。

“对了李元,现在你能替我的铁枪附魔一下吗?价钱的话好商量。”吴芷带着希冀问道。

自从昨天听了李元会附魔后,她已经怦然心动。

“没事,免费给你们附魔吧。”李元答应下来:“呃,不过材料费你们要自己出,十单能量来源,还有云母矿石和精铁矿石。”

“这是自然。”吴芷连连答应,美眸之中尽是欣喜。

“一有机会机会就泡妞。”林茵茵不满地扭过头。

“呃……”李元顿觉尴尬,就连吴芷的脸上都有些泛红。不过她也没多解释什么,只是继续对李元道:“还需要什么吗?”

“不用了。”李元摇摇头。

吴芷取出铁枪和材料,还有十单位的能量来源,交给李元。李元拿着到了自己的帐篷中,开始进行附魔。而吴芷他们亦是在他们附近安营扎寨。

半个多小时后,李元附魔完成,将铁枪还给吴芷,然后又回到营帐中,研究起从啊龙那里拿来的附魔图纸来。

看着那张图纸,李元脑海中的知识完全被调动,下意识地,他顺着这张图纸,用手指将锋锐图案勾勒出来。只不过没有材料,这个图案没有任何效果。

看得入了神,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李元感觉自己有些累了,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

此时夜已深,海边的风呜呜的肆虐着,帐篷内,却是异样的安静。

可惜这片宁静却没持续多久。

才刚刚入眠,翡忽然感觉一阵嘈杂的声音涌入耳朵,叽叽咕咕作响:杀了他们,撕碎他们,吞噬他们……

“啊!”翡一声尖叫,一屁股坐起。

她那张略显婴儿肥的脸上满是惊慌。她倏地起身,钻出帐篷,尖声叫道:“快起来!快!蝗虫大军来了!”

她先是拉开林小馨和林茵茵的帐篷,林小馨和林茵茵已经被惊醒,然后她又去李元的帐篷前,李元已经从帐篷中钻出。

他的头发还有些蓬乱,衣裳不整,不待翡开口,就迅速收起帐篷。

而此时,吴芷他们一个个反应更是不慢,从帐篷中钻出。吴云更是身形一闪,手中两把短刃一翻,兴奋地怪叫一声:“耶呼!这帮小崽子们终于来了,吴云大爷可是等它们好久了!”

溫 公子啊!最近忙些什么,似乎這幾日都沒見到你!平日里不都是來尋小夭的么?”

風落夭有些扶額,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這件事溫玉一點不知道,待她還如往常般自然:

“這幾日秋收,家中也要我幫襯,今日閑了下來才聽說連星城發生水災,這才到街上看看,順便去探望小夭姑娘,只是恰好遇見你們出門,便跟了上來,莫要怪我叨擾三位才是。”

“不叨擾不叨擾。”你來了至少我還能搭個話。

就在這時,風落夭見到太子來了,連忙起身:“參見殿下。”

王微曉和溫玉一時愣住,怎么太子來了,連忙也起身行禮,林痕則是無所謂,并沒有行禮,只是起身向他示好,太子也打斷了兩人的話語:“沒有必要如此麻煩,在外還是像平常遇見熟人即可。”

“今日殿下怎有空來此。”先開口的便是王微曉。

太子點點頭:“自然是有空的。”

林痕見太子點頭,便放下心來,昨日信中還叮囑太子子時相會,當面告知他許多注意的問題。不論今日成敗,都要在晚上來醉香樓拿飯菜回去,若是成了,點頭即可,若是沒成便是搖頭。看著太子的笑容恐怕今日是大勝。

“太子莫不是喜歡這醉香樓廚子的菜,我倒是覺得太子府的飯菜應當更好吃才對。”王微曉也覺得奇怪,才有此一問。

“那倒不是,今日我家來了為先生,替我度過了難關,只是這位先生偏偏喜歡醉香樓的飯菜,只好來此買上一些。”

太子的話讓眾人有些吃驚,來了為先生?風落夭第一時間看向林痕,可林痕并無半點異樣,似乎什么都沒聽到一樣,她倒是想不出,除了林痕,太子還會稱呼別人為先生,她始終覺得這件事和林痕脫不了關系。

“殿下稱呼為先生,那真是不簡單,不知太子何時引薦引薦?”

“這位老先生想來喜愛安靜,恐怕不會四處亂逛,怎么你們四人今日有空在此相聚?王媽媽你那聽雨軒不做生意了?竟然還能見著小夭姑娘。”

“哪能啊!這不是盛情難卻么,只好來此,那殿下您忙。”

“對對對,不能和你們多說了,那老先生脾氣還古怪,去晚了少不得訓斥,你們的飯菜也算在我賬上就行。掌柜記賬。”

“好嘞。”

眾人沒想到太子這般大方,竟然請他們吃飯,可林痕心底清楚,這頓飯是謝他的。

“真沒想到太子請了位先生。”這疑問出自溫玉口中。

王微弱:“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位先生罷了。”

“非也,先生一詞可不是隨便認可的,若非大師當不得這般稱號,況且還是被太子成為先生的,可不會是一般人。”溫玉讀過幾年書,還是知道先生二字的含義。

這話入了風落夭的耳中,卻有些不對了,當初林痕與太子剛會面的時候,太子就是這樣稱呼他的,在心底太子恐怕已經將林痕視為先生了,那剛剛太子口中的先生定然就是林痕。底下聲來問道:

“你是不是已經在太子那邊了。”

林痕一臉茫然:“沒有啊!我不還是在你們聽雨軒附近住這么,和太子有什么關系。”

“當真?”現在風落夭已經越來越不相信他了。

“自然,我最怕那些事了,一想到去太子賬下便要處處提防七皇子,我可吃不消。”林痕一口咬定和太子無關,現在的事誰都不能說,在暗中行事最好不過。

“你的話我是一點都不信。”風落夭見從他口中套不出話來,便只好放下狠話,看來還是要去問問太子才知道答案。

林痕有些無奈,自己好心好意騙人,怎么還不信呢!只是現在第一要職便是找出太子府的奸細嗎,既然接下來太子要出去賑災,府內自然沒辦法多關注什么,只能從皇宮打主意,只是皇宮內守備森嚴,完全不像太子府和七皇子府這般來去自如,看來要想個辦法進去。

四人就這樣,沒有多少話語,簡簡單單吃完飯。而那邊太子拿好飯菜后,便立刻回到自己府上,進了自己的密室,仔細打開飯菜,今日去醉香樓一是和林痕接頭告知消息,其次便是林痕還有事要叮囑。太子從飯中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務必送我進宮一趟。太子仔細念叨了幾遍,便點火將紙條燒去,開始吃飯,畢竟這飯菜還是要吃的,不然對外就無法解釋了。

昨日林痕要求是除了他此事不能讓第三人知曉,身份要絕對保密,雖不解依然要照做,只是送他進宮,恐怕沒有一個好的法子,接下來自己便要出發賑災,這件事只能交給五弟了。五弟?上次五弟的案子就是和林痕有關,似乎真的可以借助五弟達到目的。太子前后想了想,這法子似乎可行,就松了口氣,還真怕林痕的第一個請求自己就幫不上忙。只是可憐的五皇子還不知道自己被親哥哥給賣了。

“現在才算和先生正式聯手了吧!”說著太子又笑了笑,恐怕接下來,要滿城風雨了。

陈静静并没有死,而且一直都很缺皱了皱眉,道:燕南天?….

普通的體火同樣可以修煉火焰秘術,也能幻化為種種事物,顏色也栩栩如生,只是威力相差巨大,天上地下之別。

至于源火和體火,這是完全不同的二種火焰,品質更是相差懸殊。

透明色已消失不見,又一只栩栩如生的灰色小鳥了,一會兒我要火槍隊去狙擊他們,不用全殲,但一定要留活口,最好有對方的高級將領,其他人原地待命,等偵查隊給你們傳信!”

命令下達后,幾名火槍隊長偷摸的把自己隊員從戰壕帶走了,丁染的戰壕表面上是一個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苍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女校当大佬

一苇通天

我在女校当大佬

爱吃酸梅的喵

我在女校当大佬

杯酒释兵权

我在女校当大佬

微丹湜意

我在女校当大佬

龙久爷

我在女校当大佬

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