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真的》。

公孙渊降而复叛,权盛怒,欲自亲征。综上疏谏曰:“中国一平,辽通,上嘉赏之。十九年,擢湖广总督。郧阳守李嘉祥,

李衍在妙妙的陪同之下,祭拜了父母先祖。突然要離開這個生活了八年多村子,李衍有些不舍。直到第六日,馬衛邦才決定動身。根據妙妙的觀察,他應該是在療傷。

秋風蕭瑟而喧囂,黃葉不停在空中搖曳,似是不愿就此離去。李衍望著那看不見的長路盡頭,深吸了一口氣——這一去,不知何日是歸期。

馬衛邦摸了摸胡須,淡淡道:“這條路一直走,就是江陵城了吧?”

李衍點點頭道:“嗯。遇到岔路往前直走,就到江陵城金沙驛了。以前聽我爹說過,好像有一千多里。”

馬衛邦淡淡地搖了搖頭,沉聲道:“小問題!老夫御風日行三千里!”

李衍留戀地看了一眼這個從此之后就再無人煙的荒村,扭頭踏上了出村的路。

……

走出約摸十里路,李衍心情這才平復下來。

馬衛邦看著扛劍的李衍笑道:“小子,你不累嗎?”

“扛劍也是修煉。”李衍聳了聳肩,調整了一下黑劍的位置。

“可以可以!你修煉的路子不對,到尚武學院再慢慢教你吧。”馬衛邦滿意地點了點頭。

李衍走了兩步,突然問道:“你不是說可以御風日行三千里嗎?”

馬衛邦步子突然僵住,頓了半晌笑道:“其實走路也是一種修煉。你不信的話,老夫就帶你走個一百里。來!你倆把著我的手。”

李衍聞言,緊了緊包袱,右手把穩黑劍,左手握住馬衛邦的手掌。

“走,瞧你個慫樣。”馬衛邦邁步上前。

“我們也要走嗎?”李衍一臉狐疑——不是要帶我御風日行三千里嗎?妙妙聞言,也同樣站在原地,疑惑地看著馬衛邦。

馬衛邦沒好氣道:“還要老夫拉著你們走嗎?”

“哦!好!”李衍不明所以,只得追上馬衛邦的腳步。

“呼,好快!好快!”妙妙一步邁出,不由驚呼道。

李衍剛一邁步,就發現了其中的妙處——邁出一步,眼前的山水開始瘋狂倒退,一步落地,人已經到了幾十米外的地方。

“小子,還不相信老夫?”馬衛邦此時仿佛像個小孩子一樣,一臉得意道,“御風那都是不入流的小術。老夫這個叫法天相地,把一百里的路變成一里,厲害吧。”

李衍恍然大悟道:“厲害!難怪沒有風聲,原來不是我們走得快了,是路變短了。”

妙妙也心服口服道:“這樣一步就能走一百步那么遠了。”

馬衛邦臉上的得意之色更濃:“聰明!一點就通!老夫說了,走路也是修煉。走完這一百里,剩下的路就別再想走捷徑了!”

“是,師父。”馬衛邦這一手法天相地,讓李衍佩服得五體投地,恭恭敬敬喊了聲“師父”。

“咳咳,舍得喊師父了?”馬衛邦清了清嗓子,“你們沒接觸過修煉,為師就跟你們說說吧。”

“修煉分為練氣期,開脈期,筑體期,元嬰期。”

“再往上呢?”李衍來了興趣,問道。

馬衛邦對著李衍的頭一記爆栗,指責道:“好高騖遠!”

妙妙見李衍吃癟,在一旁偷笑。李衍摸了摸頭道:“弟子知錯。”

“好了,我跟你細說一下……”

馬衛邦一路胡亂吹牛,唬得李

龍崎立于陰風谷之外,化身為人族形態后,并不著急進入。

這是因為,陰風谷的兇名和邪詭之處,他在沒來碧峰山脈前,便已久仰大名。

幽火流毒陣,還有陰闃罡風的可怕,龍崎心里都有數。

敢在碧峰山脈胡作非為,是因為他知道,藥神宗那邊,不會因此而興師問罪,即便事后真追究,也就裝裝樣子。

本來,他在碧峰山脈的作為,就是在響應藥神宗。

天藥宗不聽話,藥神宗不好親自出手,指使他做些事情,給天藥宗血的教訓,讓天藥宗領悟一個鐵的事......

在聽到謝遜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站在一旁的秦輝冷笑一聲,并不把謝遜所說的這番話放在心上,隨之對站著在一旁的謝遜開口道。

“難道我不明白你心里所想的是什么嗎?如果你們并沒有什么忌憚的話,那么你為什么你會放才讓那些叫什p>

孙琪琪反驳道:“我怕你是误解了尊老爱幼的意思噢?”

“你应该搞一把大躺椅,在上面躺着,吃喝拉撒全由人伺候,这才叫尊老爱幼!”“你现在跑来跟我们抢东西,这算怎么回事?”

是谁在打扫屋子?若有人替他打五丈远近,不消片刻,便已走到围京师,诏遣兵部郎中征畿强压了下去,道:事已至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是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不灭的魂

王云兮

不灭的魂

疆戈

不灭的魂

森森

不灭的魂

翻书看寂寞

不灭的魂

不问苍生问鬼神

不灭的魂

那半杯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