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上掉下个灵妹妹》。

“震驚!曾經的數學天才,興東縣第一中學的陳羽,一模只考了391分!”

“曾被譽為興東縣第一中學有史以來最具天賦的數學天才的陳羽,在一模考試中總分391分,數學只考了103分!”

“曾經的數學天才,徹底地淪為了一個連本科線都上不了的廢物!這究竟是學生太脆弱還是教育制度的悲哀?”

“所謂數學天才,就是個笑話!”

“……”

興東縣第一中學門口,一間小小的出租房中。

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看著電腦屏幕上那一個個的帖子,看著每一個帖子下面,那一句句惡毒的語言,蒼白的臉上浮起了一道若隱若現的青筋。

這個少年正是這些帖子上面的那個主角,曾經的數學天才陳羽。

任何人看到網上那么多人對自己進行冷嘲熱諷和抨擊,都不可能完全無動于衷,都會感到憤怒,陳羽只是一個還不滿十八歲的少年,在這一刻,他的內心的憤怒是難以言喻的。

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憑什么在那里對他冷嘲熱諷?憑什么對他進行那些惡毒的攻擊?

特別是當他看到有人在攻擊他之余,連帶著攻擊他的父母的時候,他的心中更是涌起了一抹無法壓抑的戾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逆鱗,而他陳羽的逆鱗便是他的母親!

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為一場車禍去逝了,他是由母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在他的心中,母親就是他的全部,他無法容忍任何人對他的母親進行一句侮罵!

“砰!”

陳羽還沒有來得及爆發,他的身后,一個身形高壯,有如鐵塔般的男子,已經一拳狠狠地錘在了旁邊的查上,得虧這出租屋是老式的房屋,墻體夠結實,不然的話,這一拳下去,估計直接要把墻都給砸穿,即便是這老房子夠結實,在這一拳之下也是震蕩了一下。

“這些王八羔子,老子去弄死他們!”

話音落下,男生便咬牙切齒,一臉猙獰地向著門口走去。

男生叫黃健峰,是陳羽從小玩到大的死黨,兩人從小學一年級就認識了,之后便一直都在一起上學,小學,初中,到現在的興東縣一中,他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欺負陳羽,現在看到網上那些惡毒的攻擊的語言,他如何能忍得住?他的脾氣本就暴躁,此刻更是感覺心中仿佛有火在燃燒一般。

“大個,給我站住!”

陳羽一把拉住了身形高壯的男子,低喝了一聲,“你現在這樣沖出去,準備去弄死誰?”

“當然是那些在網上發帖的王八蛋,這些王八蛋竟然敢在網上亂嚼舌根,老子要讓他們知道,我黃健峰的兄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黃健峰咬牙切齒地道。

“我問你,你知道是誰發的帖子嗎?”

陳羽平靜地問。

“肯定是我們學校的人弄的,只有他們才知道這個事!!”

黃健峰說完,自己的神情便不由得愣住了,不需要陳羽提醒,他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學校里這么多人,到底是誰發的帖子?

他黃健峰再牛叉再霸道,也不可能把全校的知道陳羽一模成績的人全都打一頓吧?

“大個……啊……”

陳羽見黃健峰已經意識到了問題,便準備和他說些什么,但是就在他要說話的時候,他的臉色卻是驀地一白,雙手猛地抱緊了頭,口中不停地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陳羽,陳羽,你怎么了,你別嚇我,我馬上打120,幫你叫醫生!”

黃健峰被陳羽的變化嚇了一跳,在著急地喊了兩聲之后,便趕緊掏出了手機要打120。

“不要打電話!”

陳羽艱難地抬起頭,喊住了黃健峰,然后飛快地從旁邊拿起了一瓶藥,倒了三顆塞到嘴里,再端起旁邊的水杯,猛地往嘴里一灌。

在吞完藥之后,陳羽又抱著頭呻吟了一會,臉上的神色這才漸漸地緩了過來。

“陳羽,你這頭痛怎么變得這么嚴重了。”

黃健峰擔憂地望著陳羽,他之前便知道陳羽會頭痛,但他以前陳羽是沒這么嚴重的,所以他也沒太放在心上,最近這一兩個月時間他在全力沖刺體育術科考試,和陳羽見面很少,直到上個星期去省城考完試他才重新回到一中校園,但剛回到學校的他有很多事,也一直沒空找陳羽。

直到今天周天,難得的休息日,他才終于有空過來找陳羽,結果沒想到先是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事,緊接著又看到了陳羽頭痛得這么厲害。

“對了,你上周不是說去醫院了嗎?醫生怎么說?”

黃健峰想起上周他打電話給陳羽的時候,陳羽說去醫院檢查的事。

<北,莫非见过我黄青浦师弟?”

王彪微笑道:“‘隐居道人’么?我的确没有见过。但很想一见。天山门徒,个个不凡,我有幸目睹道长高风亮节,万丈豪情的风姿,想来,贵师弟,也是个卓雅风流的人物了吧?至于我想,道长的师弟,外号‘隐居道人’带有‘隐居’二字,当属浊世圣贤。庆昌乃是一鱼米之乡,人口众多,虽偏安一隅,却十分聒噪。然而,南泽就大大不同了。南泽位于,泽水之南,靠近群山,地处荒僻,人烟稀少。我曾有幸到访过,只见那里,山峰巉巉,巍峨峻拔,丽江秀水,一带绕过,渔舟唱晚,落霞碧波,不啻世外之地。实乃理想的幽居之所。想来,‘隐居道人’若不在南泽,还能在哪呢?”

长明道哈哈大笑,拂须说道:“多谢王兄提醒,我久居天山,对中原环境甚是陌生。那便依王兄建议,贫道先去南泽,倘若寻不到,再去庆昌,免多费脚程。”

王彪道:“我左右空闲,一旦与道长分别,只好继续游山玩水去了,没多大意思。既然道长身负托孤重责,我可与道长同去南泽,一路更可扶持,剪除奸王走卒,未尝不是人生一可称道的乐事。快哉,快哉。”

长明道正缺人手,听后,大受感动,说道:“王兄若能出一份力,正求之不得。”

王彪哈哈大笑,说道:“承蒙道长不弃才好。”

两人相视一眼,尽在不言中。

遂大笑一阵。

焦海鹏睡得很死,竟没有听到。

喁喁闲谈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日头西落,天外火云,红焰连成一片。昏黄滚滚,洒满树梢。暮鸦归巢而去,乱石地一片静悄悄。

复看虎巢,无甚波澜。

三人又静候一阵。

天色渐晚,月光凉凉,乱石堆上,飘着点点萤火。

焦海鹏睁开睡眼,便问:“师父,怎样了,白虎出来了没有?”

王彪打个噤声,摆摆手,向虎巢觑眼。

焦海鹏便懂了似的,向虎巢瞧去。

月光下,四方事物,朦胧可见。

一条黑影从洞口倏地钻出,向四周瞭望一番,从另外一侧,径直往山上跑去,身形真是矫健,几个窜跳,便已消失不见。

焦海鹏乐道:“好啊,白虎大致饿得慌,觅食去了。师父,咱们走吧,去看看长歌怎样了!好早早离开这里,去找三师伯去。”说着,从六丈高的树下直落而下,中途抓出一截树枝,身子一顿,复又下坠,停了两停,安全落到地上。

长明道内力深厚,轻功高强,垂直而下,身若飘絮,落到地上,箭步向乱石堆走去。

焦海鹏愣在原地。如此登峰造极的轻功,直看得他目瞪口呆,暗想:“我何时才能学得如师父这般?”

那王彪显然不及长明道。上树容易,下树难。中途停了一停,才挨着泥。

三人徐徐来到虎巢,风吹洞口,呜呜有声,不知其深,漆黑一团。

长明道拔出宝剑,来时,捡起地上几块趁手的碎石,核桃般大小,当做打虎的暗器。

像他这等剑侠之流,绝不屑于暗器伤人,手法是有的,只是随身不带暗器镖囊。

如今为了对付白虎,挽救孩子性命,非常时刻,非常对待,那就不能再充正人君子了。

王彪向内探路,大摇大摆地走去。

长明道吩咐焦海鹏走中间,自己则殿后,防止白虎堵住去路。

洞内一马平川,逼仄,暗无光线,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三人之间,隔着好大一段。

只听鞋底哒哒与地面摩擦,还有呼呼地喘息声。

不多时,王彪停下,原来到了洞底了。

可惜三人并未携带火折之类的照明工具,不能一窥洞内全貌。

王彪经验丰富,长明道内力高深,两人均能在黑暗中,寻找孩子方位。

焦海鹏鹄立边上,竖着耳朵,洞察细微。

眨眼间,忽听王彪喜道:“得手了,还温乎的。”

长明道如释重负,笑道:“太好了,幸而老天有眼,庇佑英雄之子,不使幼子命丧虎口!王兄,咱们走。”

这时,孩子发出呻吟之声,貌似睡着了。

焦海鹏乐道:“臭小子,心可真大,泰山崩于前而不溃,未来可期啊!”

长明道催促道:“快走。”

焦海鹏忽然一哼,说道:“师父,你们先走。”

“徒弟,你要干嘛?”长明道诧异道。

“我要一把火,烧了它的老巢,报仇。”焦海鹏话说出口,不禁好笑,暗想:“他娘的,没带火折子。是你运气好!”

扑哧···

王彪大乐道:“傻小子,白虎怎么说也是头灵兽,你烧了她的房子,只怕天涯海角,也别想甩开她了。”

怎料,王彪一句戏言,竟一语成谶···

表哥道:简直连条人影都没有。望的民族,同样,一个拒绝“正

男子细心地专研着棋盘上的棋路变化,好像并没有听到木离的话。木离僵不住性子,又问了一遍“前辈,你到底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处?”男子抬手朝着木离一挥,木离见这次棋盘并未发生变化,而面前的男子也不打算回答自己,急忙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嘴巴无法张开,似乎是什么力量将自己的嘴合拢,无法张开。

  过了好一会,男子才轻声说道“原来如此,唉,几千年没下完全忘了。对了,你想问什么?”男子的语气又一次变得温柔,看着被憋得满脸通红的木离,男子显得有些疑惑,随后想起了什么,用两根手指轻轻打了个响指。

  “嘘··”木离长喘一口气,同时心中对面前的男子更加忌惮,男子依然将自己隐藏在血袍下,木离微微颔首也看不到男子的面容,

  “说吧。”男子见面前木离的姿势怪异,七扭八扭的样子有些好笑,轻声笑着说道。

  木离眉毛一挑,将姿势摆正,“前辈,你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处啊。”木离的话音未落,男子就说道“不对不对,这是两个问题,你只能问一个。”男子的伸出一根手指在木离面前摆动。木离隐隐觉得面前的男子在几千年前也一定是个恶趣味的人。

  不过毕竟是男子掌控局面,木离也只好妥协的问道“那好前辈,就依你,先说说您是何人?”木离的态度越加谦卑,而男子在听到木离的问题后更是浑身一颤,木离双目闪着光芒,看来面前的男子一定能说出一个惊为天人的身世。

  “我忘了··”

  男子用手轻轻敲打着桌面,木离看不到男子的表情,不过男子平淡如水的声音还是让木离脑中窜起一股火,“前辈,你在拿我消遣?”木离小小的身躯挺直,一时间男子反倒气息有些被压住,不过男子并不害怕木离,只是有些奇怪木离生气的原因。

  “我真的忘了···”男子的手缩回血袍,“要不,你换个问题?”木离本以为男子会哈哈大笑随后拿自己取乐,没想到男子的话语反而异常诚恳,让木离有些哭笑不得。木离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并不惹怒男子,于是整个人气息一缓,问道“这里是哪里?”

  血袍内的人身体微微侧动,随后说道

  “我也忘了···”

  木离听到这四个字,当即站起,随后用手正准备横扫棋盘,掀翻这桌上的棋子,一路走来自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就算是死也不愿再让面前的神秘人无缘无故的消遣。没想到手碰在棋子上时,这棋子如同铁打,木离不但不能动其分毫,自己的手反倒是被棋子撞的生疼。

  “啊··”木离吃痛的叫声戛然而止,因为此时木离的嘴不知为何又被闭紧,只能发出呜呜的呜咽声。男子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血袍中伸出,指向木离。

  见木离不能说话后,男子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我真的忘记了,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木离听到男子的话反而冷静下来,男子似乎也有些不> “不管,要是沒有他說的那個,我晚上還是會走。他來了,我在這兒多不好。”

她指著沈杰說道,明明心里面想多看他幾眼,

但是她還是覺得心里挺難為.情的,就是留不下來。

北方的樹木,到了這個季節,大部分樹叢都落.光了葉子,還是會有些荒涼的感覺,

她手里的這一束油菜花和這個時節有些格格不.入.的,

當她將它向著陽光的方向.伸.過去,那.縫.隙.里的光彩讓她這一刻有點夢幻般的感覺,

最好的朋友就在身.邊,最.愛的人也在那兒,最主要的是他也愛著自己,

雖然逛街久了有些累,但是心靈里就一發不可收拾的覺得這個時候很珍貴。

“這一次來,你準備什么時候走?”

她問出了這個一直壓.抑在她心中的問題。

“不知道,有可能很快,我會盡可能多的留在這個地方。”

他最怕這陣狂.風還沒有消散,他又再次‘醒’到了那個蜉邇院里。

想的多了,連若琳都覺得有些悲.情.了起來。

“你又要走一年?”她看著他望著前方的目光,很毅然,也很有神采,

多少次要能天天看到這樣的他,是會在自己的心中留下怎樣的記憶。

葛芳褚聽到兩人一言一句的,真的有點聽.懵了的感覺,氣氛怎么是這個樣子的,

“完全不當我的存在了,兩個人明明在一塊為什么看起來這么.悲.情.啊!”

好像自己是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前一刻還天氣晴明的,忽然間從遠方傳過來一陣更冷的風,讓站在河邊.溝.頭的菜地里忙碌了好長時間的這個.壯.年.農民都忍.不住打起了擺子,

等他抬起頭看向溝的那一頭也就是子桓城的方向,

那好像.黃.土一般凝.重厚實的云彩快速的向著這邊席卷了過來,

“怪不得今天云彩會飄的那么快,是刮.大風了。”

這名.漢.子看著這濃.墨.重.彩的遠處天空剛開始還覺得很壯觀,

但是當大風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冷,他在地里快要站不住的時候,他才終于明白了原來這不是僅僅是好.看那么簡單。

而此時站在家里院子里老喬家唯一的兒子,這個十七歲左右的喬燁好像在那即將過來的風暴中看到了一個東西被.甩飛了走出,

“那是人吧!”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越想越覺得那是人,

在那風暴離的又近了一些,他的目光都被那遮.天.蔽.日.般的場景震.撼的忘乎所以了,

他從出生到現在什么時候見到過這樣的場面。

“你個混.小子,還敢在外面呆,想死啊!”

屋子里的喬母.撕.心.裂.肺.般的大嗓門傳了出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上掉下个灵妹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文娱之勇往直前

武文弄默

文娱之勇往直前

葆星

文娱之勇往直前

西瓜切一半

文娱之勇往直前

朦胧的幻想

文娱之勇往直前

见字就好

文娱之勇往直前

醉疯魔